• 再看一眼,最后的石桥古镇

    终于,要说再见了。

    还是有几分不舍。

    曾经天真的以为,川中四大古镇的名头会让你得到重生。

    后来才知道,这不过是自作多情的一厢情愿而已。

    过去的终究是过去,既然留不住,不如为你写一首歌;既然留不住,不如给你合一张影。

    华灯初上,再也听不到川江号子的高亢

  • 很多地方的美食,无论远近都会冠以正宗两个字,而资阳却几乎见不到这种现象

    作者题记

    简阳从我的视野里消似的时候,我看到了滴翠的资阳。

    写罢这句,我竟然语塞了,

    岁月,浮想联翩,生活,摇摇摆摆。

    一路走来,落魂桥的狗尾巴花还带着鲜亮的晨露,绛溪河已在层

    层薄雾中与我渐行渐远了。{

  • 故事,有些长,我却听得动了情。

    茶水换了一次又一次我却品得有滋有味。

    水,是每一个简阳人挥之不去的情结。

    翻开厚重的简阳县志,河西河东的人们打着灯笼火把到沱江背水的旧事依旧历历在目。

    因为翻云覆雨的一个水字,几起几落的龙泉山隧道工程,停停开开,最后还是咬着牙关挺了过来。

    你可以说

  • 泡了一天的书,走出办公室都不晓得东南西北了,从电信大楼到西门桥,满脑子都是之乎者也的味道,晕晕的感觉,居然忘了车来车往。

    一元一次的6路车,始终行走在拥挤的路上,自从上了一个背竹背篼的大娘后,密实的车厢再也容纳不下我这样的五短身材,我只有半倚着站台,眼巴巴的看桌6路车绝尘而去。

    夏天的资阳,

  • 夜雨回澜九曲远,

    铜车简行月色寒。

    半卷春秋十二里,

    原乡听涛芦葭源。

    欲问八音何时还,

    青草碧波柳若烟。

    访乐须记苌弘血,

    泼墨犹思资溪宽。

    写罢一首《梦资溪》,资阳的宁静又破碎于呼啸而过的火车呜咽里,想说些什么,又有些语塞了,或明或暗的灯火下,繁华与乡村,在看似有

  • 到资阳几天了,渐渐习惯了这里的闲适与安逸,九曲河清,字库山静,就连这儿的兔子面都有几分醉人的味道,从成都到资阳,说着一样的话,看的却是别样的景,貌似陌生的城市,因为资阳大众网,反倒多了几分亲切与熟悉。

    从车上下来,火辣辣的太阳就让我领教了资阳的热情与火爆,包还没有放好,已经汗如雨下。

    看了看

  • 人在成都,却美美的体验了一把简阳的团购,消费不高,味道也还不错,畅饮绛溪清茗,晚听沱江夜语,相熟或不熟的人聚在一起,朋友两个字浓了情谊,淡了陌生。

    到了资阳,陌生中透着几分熟悉,在某网耕耘一年,没有见过面的朋友已经多得数过来了,看了字库山的风景,品了九曲河的香茗,雁起雁落,清波留影,依稀间,竟丝

  • 上了楼,终于不肯再下楼,一上一下之间,汗水湿透了发梢。

    七楼之殇,伤不起的七楼,舟车劳顿之后,不再也没有推窗远望的心情。

    翻开冷落已久的日历,才是上班的第二天,这样上上下下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喜欢看 ,花落资溪,听到的却是西门外火车不知疲倦的呼啸。

    恹恹欲睡的午休梦就这样无辜

  • 学生时代的偶像汪国真病逝了,春天里的鲜花终于在温暖的季节凋零。

      想起"你来风就来,你来雨就来"的句子,僵硬多年的情怀终于再一次柔软起来,在那个"四大天王"横行的日子,汪国真的诗一直伴随着那个抄满歌词的笔记本渐渐发黄,渐渐老去。

      很多年后巫昌友的青春,早已不堪百度!很多年后巫昌友的诗歌

  • 离清明节渐行渐远,兩却越下越密实,路上行人欲断魂的日子,人们用各种方式缅怀那些故去的人们。

    一束鲜花,一杯烈酒,黄天厚土间,阴阳相隔的人们已是生死两茫茫,扳着指头算,龙泉山灌溉工程已有四十余年,曾经热火朝天的场景已经湮灭于碧波荡漾的绿水青山之中,如果不是刻意问起,没有几个人知道好山好水间竟发生过

  • 上一页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