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人曾经问过我,葫芦坝里究竟装了些什么?

    我犹豫了一下。

    葫芦坝里有原滋原味的菜香,有道教灵丹妙药的药香,还有几千年绵绵不断的书香。

    从第一农庄出来,天气晴好,对面状如笔架的山脉,氤氲着朦胧的书卷之气。

    “ 最是书香更动人”, 这儿是当代作家,首届茅盾文学奖获得者周克芹的故里,这儿也

  • 落雁霜秋绛水舟,

    玉成青瓦菊香稠。

    淡晴山色初相见,

    欲啖羊汤登木楼。

    落雁翩飞,绛溪清浅,渔舟独钓、古树孤影、落日下的玉成桥越走越近。

    貌似轻描淡写,又平添了几分江南水乡的味道。

    看看冷清的老街、走过无人问津的水巷子、触摸寂寞在绛溪河边的百年黄角树,踩着一堆一堆枯黄的树叶,

  • 成长的过程,就是一路向前的过程。

    有时会走得很累,有时会走得很疾,有时会走得很苦闷……

    想伫足停留片刻,又怕错过一些人,错过一些美丽的风景。

    患得患失间,听到一首老歌《成长的岁月》,熟悉的旋律却再也找不到初听时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时光煮雨的季节,我记起大瓦房上学的时候,那个一袭白裙

  • 在简阳

    有一个人声情并茂的讲述着向东的 旧时光

    散落乡间的斑斓遗迹

    都曾见证过历史的端详

    在简阳

    有一个人废寝忘食的陈述着学明的梦想

    三溪瘦寒的风骨

    是通才书院散不尽的梅香

    在简阳

    有一个人安安静静的陈说着如水的华章

    活生生的民俗烙印

    是旧闻,是夜话,更是

  • 真是怪了哉啦,盖两床被子还是没有改写被冻醒的命运,资阳的冷,原来都是深藏在午夜的幽灵,一阵一阵的高处不胜寒。

    想写点什么,给空白的光阴留下几串没有灵气的文字,。

    然而一阵忽然袭来的饥饿,错乱了我的情绪,寻思良久竟然再也无从下笔。

    零晨三点的资阳是手机的江湖,11月7日注定是一个见证历史的

  • 偶遇

    朋友打了几次电话给我,约我到简阳市镇金镇南山坳村。

    朋友所在的南山坳村位于简阳市镇金镇正北方向,是镇金镇16个行政村中,离简阳县城最近的一个村。全村辖11个村民小组,385户人家,1352个人。

    南山坳村在集体化时期和土地承包下户初期,广泛种植棉花,大量的消耗农药,以至于大量的农药

  • 从成都到简阳

    冷雨秋风,一个人悄悄溜进省城,逛了一圈。

    看了锦江边上的白鹭翩飞,听了万岁馆内李伯清老师的“假打”,喝了宽窄巷子的浓情咖啡,走了一遭二环路上的人行天桥。

    短短几天的日子,穿着薄薄的衣衫,不折不扣的体验了一把〞芙蓉国里醉春秋,浣花溪头论短长〝的冷暖人生。

    没有见到西岭飞雪

  • 一个故事,产生有了一道名菜——情归何处

    一场爱情,没有了女主角——又该情归何处

    秋露山风起,

    采薇涵月时。

    黄衫湿肩背,

    惟恐送归迟。

    秋风疾,清月冷,四十年前,一个背着背兜的矮小青年,徒步穿梭于简阳,资阳,内江的大山丛中,只见他一手握着镰刀,一手抓住藤条,一双闪亮的眸子在荒

  • 一尊藏于简阳草池镇三渔村的石兽,因位于成都天府国际机场内,被各显神通的新媒体吵得神乎其神,原本安宁祥和的三渔村,一改平日冷落无人问津的窘境,而名声大噪,引来无数拍客竟折腰。

    有人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如今是石兽得道,全村有名。从当初遗忘于山野之间,到如今的〞王袍加身〞誉満天下,石兽经历了一场人为

  • 看到一则游客因拒绝购物,而被群殴而死的消息,我有些无语。

    出门在外,求的是平安,没有游玩开心,却丢了卿卿性命

    “购物”这个紧紧紧跟随旅游的怪胎,终于折腾出了命案。

    惊悚,愤怒之于,期待有关部门不要抓只几个人了事,而是借此事件整治混乱不堪的旅游行业。

    凡是跟团队旅游过的人,都可能遭遇过

  • 上一页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