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回,

    那一扇门的时光,

    月下的你,

    是否也在张望?

    家乡淡泊了,

    记忆还在老家蒹葭苍苍,

    抬头望一下眉梢上的方向,

    仍然走不出那间熟悉的老瓦房。

    醉是一弯清月,

    醒是清月一湾,

    岁月浇不透雨巷!

    梅子酒,

    留下了谁的影子,

    一饮而尽,

    才寂寞

  • 本文纯属戏说,与史实无关,切勿对号入座

    成都东边有一座山,古称分栋山,绵延数百里,气势如虹,因山上有龙泉古驿站又名龙泉山,山势蜿蜒东去,气势如虹,拱卫成都,傲视川东,是一道天然屏障,自古都是兵家必争之地。

    相传龙泉山最初命名为龙泉时,天下文士有诸多的不服,龙泉山虽贵为成都龙脉,却无灵泉润泽,

  • 雁城 偶遇

    巫昌友

    赵巷幽燕上碧天,

    萍浮遥袅出南川。

    美人桥栅倚栏望,

    丽影婆娑醉墨烟。

    【作者巫昌友,四川简阳人】

  • 自从简阳市划归成都市代管后,住在绛溪河上游的老王硬是高兴得遭不住。

    日盼夜盼,朝思暮想,终于在有生之年,如愿以偿,正儿八经的做了一回成都省的人。 人一辈子,只有一张身份证,老王这一辈子却要更改两次身份证,第一次是把内江改为资阳,第二次是把资阳改为成都。

    代管,老王想都不想就明白是怎么一

  • 回忆从梦境醒来,

    叹息,三月扬州留下的烟。

    一段一段的柳絮,

    是停不下的船,

    摇橹绕过画中的酒,

    看见了一对蝶儿翩跹。

    西湖瘦 扬州暖

    山是山,藏不住梦中的那一道藏青色的湾,

    十里扬州路,一圈一圈,

    我呆在船头,

    静静的望断瘦莲,

    谁梦见,

  • 生日

    —写给汪建平同学

    还没有走出那一年的晨露,

    不觉已是四十年

    窗外的花儿一茬茬盛开

    田埂上的少年迎着风筝走远

    四十年

    酒醉了容颜

    四十年

    岁月画下了一个圈

    四十年

    看淡了风云变幻

    四十年

    泛起了默默的思念

    记得那一年

    你用菜刀在菜板上刻

  • 当诗歌不再押韵,

    破折号成了〞自由〝最好的意境,

    曾几何时,

    我们竭力挣脱唐诗宋词平仄的牢笼,

    像斗士一样,

    一锄一锄,

    开垦出,

    新的天地。

    我们自由呼吸,

    肆无忌惮的狂奔,

    像熊狮一样怒吼,

    奔跑着迎接黎明!

    自由可贵,

    诗却有别样的美丽,{p

  • 其实,我心里一直明白,这段深埋多年的情感,从来就没有真正属于过自已,与其说是相思,还不如直白的表述为一厢情愿的苦恋。

    就像很多年前写就的文字一样,只是给笔记本涂上了一道容易褪色的风景,从来就没有去精雕细刻过。

    关于这种微妙的情感,我也曾向你清楚的表白无遗过,不管你是清醒,还是深醉,都遭到了你

  • 看到自己写雷红兵的文字在朋友圈里频繁被转载,内心深处还是有些小小的欣慰。一个与病魔抗争的家庭,一个贫困交加的家庭正在受到越来越多善良人们的关爱与关注,正是我想要的初衷

    老实说,我并不奢望这篇文字能够给雷家带来多少真正的改变,但爱心是积滴水而汇成小溪的,我真诚的期待着雷家的窘境能朝好的方向发展,暖

  • 如果在一座城市,没有人陪你喝酒,没有人陪你看电影,沒有人陪你吃火锅,那该是一件多么了无生趣的事情啊!

    很不幸,这样的事情,我竟然真的遇上了,以致于一场45分钟的电影,我足足看了两个小时,还不忍离去。

    如果不是半夜那场不期而遇的冷雨,谁都猜不出我究竟会看到什么时候,其实,我什么都没有看,只是盯

  • 上一页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