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划桨,桨是笔,游弋在文字的波里,期望和你心有灵犀;我望天,天为纸笺,徜徉在文字的云里,渴待你温润的细雨;我登山,山乃自然之诗篇,穿行于爱的密林,寻觅你的足迹;我栖息在芳草地,采撷更多露珠诗意,梦的门扉等候你来开启。

    我和你,在世界里,住地球村,谁是你?我双眼凄迷;世界里的我和你,借媒体结连理得

  • 又是一年春草绿,几多思绪任迷离。春天暖洋洋的气候给人的感觉里有几许的慵懒,几许的惬意,又添几许的浮躁和怅惘。寒冷将一切凝固、封闭和停滞不前,温热则使万物生发、开化、舒展。空气温润了,风儿吹面不寒,大自然在紧锣密鼓地布置一年一度的花事,又谁知最美是人间的笑脸。冬天是硬梆梆的,冷冰冰的,而春天却在让它们

  • 盼望久别之后的相逢,

    每每见君只是在梦中,

    彼此鬓边添染的霜华,

    可是此生真爱的见证?

    千山万水阻隔了你我的身影,

    那只不过是让我们学会忠诚;

    岁月风霜沧桑了你我的面容,

    那只不过是覆盖激情的坚冰。

    待春天的江河冰消雪融,

    同样的阳光照拂同样绚烂的生命。

    从今

  • 在舞会上我感觉自己真的飞起来了!云鹏的舞跳得的确好,在他的带引下,我的脚底下仿佛生了风一般轻松自如,灵活畅快。再加上我俩彼此之间的那份默契,第一次跃动的舞步把我们当时那种激动兴奋的心情宣泄得淋漓尽致,尽善尽美。幸福和快乐写在我的脸上,同样一张热情洋溢的脸和我相对着。我那么信任云鹏,几乎把自己整个地交

  • 这一次的周末舞会是我盼望已久的,想想上一次和云鹏没跳成,这次我一定要主动一些,不能再错过!我和李梅早早到了那里,已经有不少人先于我们在那里了。我看见了刘健,拉着李梅走到他跟前,跟他打招呼,他又满面笑容地跟李梅打招呼。三人说了一会话,这时舞会乐曲响起,舞会正式开始了。刘健和李梅双双跳了起来,其他的人们

  •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又是一个周末的晚上,同学们陆陆续续都去跳舞。这次我和李梅一起去的。文艳和云鹏已经在那里跳了起来,还有一些人在跳,一些人站在一旁看。文艳和云鹏真是一对跳舞的好搭档,文艳娴熟地迈着舞步,眼睛却一直盯着云鹏的脸不动,眼睛里闪现着热情而兴奋的光芒。再看云鹏,他的脸上相反却好像没什么表情,眼

  • 第二天刚上完头一节课,我听见后桌的文艳在跟李梅她们嘁嘁喳喳说着什么,好像是昨晚的事。“哎,昨晚跳舞怎么没看见吴云鹏啊?”李梅接着说:“是啊,我也没看见他。”李梅用手碰了碰我,“林茵,你昨晚看见吴云鹏了吗?”我赶紧说到:“没有,我昨晚去看我一个老乡了。怎么,他没去跳舞吗?”“人影都没看着!他不会和哪个

  • 那一晚,当吴云鹏走近我,轻轻将我的手拉起放在他的胸前的时候,我虽然早在梦寐以求,但还是有些感觉幸福来得如此突然!不知是受了他的力量的牵引,还是我心渴望已久,来不及细想,我的身体自然而然地贴向他的怀抱里,他用他那有力的双臂整个地拥住我,越来越紧……真希望那温柔甜蜜的一刻永驻!许久,我好像又突然意识到什

  • 那时我坐在教室最前面的一排,一个班里七十多人我谁也不认识。每天上课除了面对老师再就是盯着黑板,即向前看再向前看,孤寂得很乏味得很。下课了就和同桌的及后桌的女同胞海阔天空地闲聊,有时聊到开心处每个人都眉飞色舞神气活现的。我的同桌叫李梅,圆圆的脸蛋上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人聪明漂亮又爱说爱唱,很喜欢表现自

  • 走不尽人生烟雨,

    看不尽世俗红尘,

    有多少恨,有多少忍,

    有多少意难平,

    有多少气不忿。

    黎明前的夜最暗,

    春天前的冬最寒,

    存光与暖在心间,

    细思量

    生活没有过不去的关!

    执子之手,

    默默无言,

    情深似海,

    义薄云天。

  • 12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