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象的火焰】

    想象的火焰

    穿越夜幕中禁锢的篱笆

    时光的草原

    开始有思念的圣火

    放奔脚步

    //

    鸟雀飞天

    梦中的爷爷倚杖而立

    乳名里吮香的童年

    把孩啼的日子拉得斑斑驳驳

    手头上的风筝

    依在 日日正顺着

    翁祖鹤然般的胡须翩翩远游

    //{p

  • 【 失去土地的庄稼人】

    当离弃的黄土地

    在穿远的目光里泪眼娑娑

    当富袤的黄土地

    不再翻腾着四季轮回的麦浪

    当多情的黄土地

    在扭曲的呻吟中呼唤着归途……

    那一刻

    我的族人啊

    泪沾衣襟……

    //

    当耕耘着的姿态

    不再屈成手中霍霍的镰刀

    当田里掷手的动作

  • 我小时候,正兴生产队里集体干活。

    那时候,每天屋里还不亮,村当街那口挂在歪脖子槐树上的大钟,在队长的吆喊声中,很快便“当当当”地响起来……我爹我娘我哥我姐一个个的,便马上摸着黑穿衣起来,踏着钟声,匆匆去街上集合,一块跟着下地干活。家里,就剩下了我自己。

    那个吆喊的队长,就跟我家住在一条胡同里

  • 我们这一代

    潇洒飘逸好气派

    朗朗的阳光, 沐浴着欢歌笑语

    甜甜的微风 ,抚我们的秀发飘起来

    我们欢快如出巢的小鸟

    蓝天白云一任我们剪裁

    飞扬的青春,旋律如潮

    矫健的身影,洒脱豪迈

    我们茁壮润一身的杏花雨

    我们烂漫芳心向阳开……

    //

    我们这一代

    诗一般

  • 听起一首歌

    就想起大雪纷飞的夜晚

    老母亲于家门口

    孑然远眺的身影……

    //

    辛劳的母亲

    一生

    把心灵手巧编织成花

    装扮着一段困苦的日子……

    求学的书囊

    总是盛满母亲殷殷的期待

    山高路远 惦念

    在穿针引线中捻得心疼……

    //

    多少次

  • 小村的男人

    据说像头野牛

    打起工来不要命

    整天卖苦力

    也极能挣钱

    日子很疲惫

    清闲 只在歇睡中渡

    //

    男人出了远门

    小村的女人

    一准会把属于自个儿的家

    梳理的铮铮发亮

    实实在在地攥在掌心

    决不会握破

    一日三餐里 念想

    在穿针引线

  • 大雪天走进田野

    一望无垠的风景诱惑着你

    这时候 不管你是有意识

    还是无意识的吆上一声

    那声音

    一准会碰得乡野中淳朴的芬芳微微颤栗

    随漫天飞舞的雪花绕来绕去

    直至惊得不远处巢穴中的鸟雀扑棱棱乱飞

    //

    天地一色的圣洁包融着你

    无暇的盛装温润着你立体的视野{

  • 每天的日子,你好累好疲,你的头顶,已过早的开满了秋天的芦絮。老伴病逝,你膝下无儿女。生活,过早的在你肩上,施加了压力。而你,并没感沉重,依旧如夕阳,虔诚的把余辉,奉献给大地。正如你所说:只为了心目中那一份美丽!

    //

    每天的日子,你颤颤栗栗,面含微笑,衣着得体。走上讲台,不含一丝的伤感和忧虑

  • 曾一千次一万次走进瑟瑟冬雨

    让冰凉的飘零冻结我的思绪

    发誓不再回望那片彻骨的风景

    为求全一个最最圆满的结局

    //

    无奈的故事 忧伤着我的脸

    心的萨提树 已烙下憔悴的回忆

    渴望沁心的阳光 前来沐浴

    让满目的期待 放飞久违的希冀

    敞开心田 悄悄长一枚嫩

  • 妙龄花季,情感朦朦胧胧。在这方梦幻般的天空里,一切,感觉似乎都那般的无所适从,令人茫然不知所措。别人不经意的一个手势,一个眼神,一个微笑……或许,都足以在心头留下一串串美好而纯真的记忆。独自,回味着一种无端的烦恼,莫名的忧郁,难言的孤独……

    是的,我生活中的孟老师,就是我这个季节里遇到的一位……

  • 123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