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朋自东来

    大谦/文

    畅游篇

    丙申小雪次日,有朋东来,紫气升腾,孔孟之乡如逢甘霖。

    德胜驱车接,夫子跣足迎。吉龙现尊容,叶公不丈夫;守娟如凤至,大雁己忘行!

    先观亚圣孟子庙,感受儒家文化高。历代尊孔又敬孟,孟母母教第一人。亚圣大殿规格高,翼龙、云龙柱上盘。西番莲花为柱基,&quo

  • 城市的清晨

    夫子

    东方红,太阳升,朝霞如火,又是一天清晨到。

    风,清爽而温柔。

    街上,车水马龙。汽车的马达声和着铃铛声,喇叭声,三五个鸟儿的啼叫声太宛转,没人倾听它们情话。

    电动车如此灵活,在车流中左右逢源,见缝插针,越过一辆辆龟行的小汽车,什么宝马、奔驰,全超。司机们瞪大双眼,

  • 漫步者

    文/夫子

    天空的飞机

    在我之上

    偶尔的一瞥

    不是仰望

    奔驰的汽车

    在我前方

    相送的目光

    不会太长

    你有你的远方

    他有他的方向

    我是一个漫步者

    喜欢淡淡的芳草香

  • 潍坊行

    夫子

    盼着,盼着假期到了。应内心的召唤,和老牟德胜同学前往潍坊拜访大学同学,7月21日,遂成行。

    一、路上

    多年没乘火车,这次又一次感受到了乘火车的滋味。车上人依然是那么地多,那么地拥挤,虽然不是客流高峰期。邻座是一对婆媳两人带了一个约两岁左右的小娃娃。虎头虎脑,甚是可爱,我

  • 不该揭开的真相

    文/夫子

    1944年,日军发起“斩马行动”,追杀八路军高级将领“常胜将军”马德瑞。一向骁勇善战的警卫连几近全连覆没,马德瑞离奇死亡、尸骨未寻。11年后,老马遗 体被发现,头颅弹痕鉴定,为三米内“近距离击杀”,而非报告中所写“流弹致死”。难道是战士杀害首长?案件由此在警卫连仅幸

  • 关主任

    文/夫子

    关主任退休了,就像大雁飞过,没有留下什么。这对于普通百姓来说,可能不算什么,可以对于关主任来说,这,似乎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怎么会像大雁飞过呢?

    严格来说,关主任在单位里还是有贡献的,其最大贡献就是单位里有一个关主任。

    一次,有一个刚刚参加工作的年轻人,认真、好问

  • 屁大点事

    文/夫子

    最近听一报告,演讲人讲了一笑话:一局长、一科长和两位漂亮的女士同剩一电梯上楼上班,局长放一屁,倍感不雅,问科长:“谁放的屁?”科长慌忙解释:“不是我放的。”不久,科长被免职,科长不服,找局长理论。局长说:“连屁大的事都不能承担,还能干什么?”。由该笑话,演讲人给我们得出一

  • 萧规曹随

    文/夫子

    惠帝二年,萧何死了,曹参接替萧何做汉朝的相国,所有的事务都没有改变的,完全遵守萧何制定的规约。惠帝责怪曹参不治理国事,曹参说:“陛下和高皇帝比哪一个圣明英武?”皇上说:“我怎么敢与先帝比呢!”曹参又说:“陛下看我的能力和萧何比哪一个更强?”皇上说:“你好像赶不上萧何。”曹

  • 捕鲨

    文/夫子

    前不久,中央九台《记录片》播放了南太平洋的土著人的捕鲨。整个捕鲨过程没有鱼腥、没有搏斗,十分平静,尽显人类智慧。看过不后,不禁之为拍案叫绝。

    土著人是这样捕鲨的:

    一叶小船,一位土著老人,两件工具:一支扠着肉的鱼扠和一端带木板的绳套。土著人将小船行至鲨鱼经常活动的海区

  • 鹅卵石

    文/夫子

    在普通的石头中,我是比较喜欢鹅卵石的,我估计很多人也像我一样喜欢鹅卵石。

    我喜欢鹅卵石的光滑圆润。

    曾经的鹅卵石也是带着犀利的棱角的吧?或许它根本没能入能工巧匠的法眼吧?于是,它废物般地静静地躺在河床里。柔弱的水,一天一天从它身上流过,没有痕迹,没有改变,一年又一年

  • 1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