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汪小祥

    《淮南子》:“羿请不死之药于西王母,姮娥窃之奔月宫。”

    尧时,有一位射技高强的武士,叫后羿。

    这位武士可谓盖世英雄。相传远古的时候,天空曾经并行着十个太阳。炙热烤焦着森林,烘干了河流,晒枯了禾苗草木,大地出现了严重的旱灾……

    为了拯救万物生灵,后羿张弓搭箭,向其中的9个太

  • 题记:2020初,在皖南,时序三九,暖冬症候初现端倪,原本春天的花居然含苞待放了……

    神农错把季节播,

    滕六慵慵帝俊活①。

    娇蕊错识天使面,

    竟将三舅②认春嬷。

    注:①滕六,传说中的雪神;帝俊,传说中的太阳神。

    ②三舅,指三九(谐音)。

  • 笔者出生于1957年,大致算是追着共和国的脚步成长,切身感受着国家的改革开放、繁荣发展,更亲眼见证着家乡是怎样从贫穷落后,偏远闭塞,一步步走向交通便捷、面貌一新、环境优美,欣欣向荣的休闲养生天堂仙境之乡。

    下面,就容笔者向您唠叨唠叨家乡的“小康之变”吧。

    路之变——从泥泞土路到沥青康庄

  • 顺着的乱便是乱着的顺

    成功着的失败便是失败着的成功

    .

    乐中的苦便是苦中的乐

    富裕着的富裕便是贫瘠

    .

    迷失着的清醒便是茫然

    酷寒着的暖便是冰封

    .

    无中的有便是无

    存在着的不存在便是存在

  • 鸭鸭鸭,睨眼向天嘎。

    翘尾倒潜水,引颈戏鱼虾。

    冷暖蹼先觉,清浊喙全察。

  • 文/汪小祥(修改重发)

    在一个欲将雪飘,必先酢烧的江南冬季里

    我邂逅一座暂未寻觅到地名标识的皖南古村

    .

    一条溪,横过一堵石塝

    薄薄的涟漪,叠合着巍巍青龙、白虎的厚重

    .

    桥很古老,铮亮的面石

    将络绎的独轮、平板、大巴、小轿的辙印一同收储

    .

    亭驿仍在,斑斑驳

  • 题记:2020初,在皖南,时序二九,暖冬症候初现端倪,原本春天的花居然含苞待放了……

    神农错把季节播,

    暖暖寒寒变换多。

    物候错识天使面,

    直将二舅*认春嬷。

    注:*二舅,指二九(谐音)。

  • 文/汪小祥

    风裹着雪片,漩涡似地搅着,雪借着风势,狂涛般的涌着。天地间白茫茫的一片。

    我一气跑了几十里路,可离B村还得走两小时!我实在被风雪呛得够受,伞也打不成,头上结着冰花,加上长时间的雪地跋涉,大腿和腰都酸痛得叫人难以支持,便打算找个地方躲躲,烤烤火,弄点饭吃,等风雪小点儿再走,反正傍晚

  • 文/汪小祥

    北京,地球盘着太阳十多圈

    数千个断断续续的日月星辰里

    你的干,你的冷,你的炙,以及你的霾烟

    让我这个南方人鼻出殷红,老痔复炎

    膝骨裂痛,肺火如煎……

    .

    但你的众多的湖潭,无数的公园,名胜遍布,古迹如山

    自然之美如纤指,人文之重似触须,

    时刻不停的碰撞

  • 文/汪小祥

    1

    中秋之夜,一个僻静山村里,如圆盘似的月亮静悄悄爬过东岗的树头,将缕缕清辉撒进一户农家的院落里。

    随着一声叹息,一声咳喘,一位银发老妇人杵着拐杖,从灶台,将蹒跚的脚步挪移到大门边,颤巍巍的身子斜靠着门框,抬起麻杆似的手臂,用如蟹爪般两手掌扯起一片银晖将思念卷成一个圆筒,平搭

  •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