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锁住一段日子

    用木棉花将归乡的小路铺满

    /

    大包小包的风景

    曾经溢满我的记忆

    将母亲的心拉得老长老长

    /

    如今也想放下行囊

    无奈如霜的鬓发还被远远的游子牵绊

    /

    夕阳之花已经开放了吧

    静静处都是一代又一代岁月的流香

  • 你走了,含着别离的微笑,

    同时带走了我的欢欣。

    仅一周的分别,而我却感到孤悽。

    --

    当我疲惫地走出教室

    推开宿舍的门,

    一切如旧——

    除了袭人的冷清。

    --

    往日的食欲消退了,

    香肠、鸡蛋也没了往日的滋味。

    读书是那样容易困倦,

    电视也让人扫兴。{p

  • 父亲离开我们已经10多年,但醋泡豆的味道却依旧是历久弥新。

    三十多年前的农民按生产队集体劳动,收获后才共享劳动果实,平日里大家有点“忙”,丰盛地烧煮饭菜大都是不可能的,许多时候是草草了事。

    我的父亲不大会烧煮饭菜,通常由母亲弄厨。但母亲因农忙赶不回家时,父亲也烧煮饭菜,最出名的是“醋泡豆”那

  • 鞭炮轰鸣礼花飞,春又至,喜气盈满杯!醉想兄妹,当欢歌笑语,庭院听歌雷。

    父母仙去犹如咋,儿孙欢闹,奈何天高远!杯具敲,醉逍遥,二老可曾听见?儿女俱在矣,普天同欢。

  • 牙齿,我的牙齿!

    你本有金钢一样的体格,

    我却对你缺少保护,

    如今你开叉、迸裂,

    狠心、无奈地弃我而去。

    /

    牙齿,我的牙齿!

    你本有白瓷一般细腻的身体,

    平时的我却对你缺少关心、爱护,

    如今的你黑黄污垢,结石累累,

    教人不忍直视,嘘叹莫名。

    /

    牙齿

  • 管理天雨的仙子痴了,一年的降雨都集中到本该烈日炎炎的6月。

    青山、绿树新了,因为下雨;道路、栏杆净了,因为下雨;河流、池塘欢了,因为下雨;酷暑不见了,因为下雨......

    因为下雨,穿行在雨雾里的众生读懂了雨的千姿风情。噼里啪啦的骤雨,是急促的点鼓,敲完总会天晴;嘀嗒嘀嗒的夜雨,是夜莺的长歌

  • 下班,途经十字路口,停留。

    左右扫描,不见红绿灯闪亮,想来该线路又在检修,不再供电。

    不见交警执勤,南来北往的车辆却在谦让中井然有序通过,不禁莞尔一笑,也随人流安然而过。

    这样的事若放在几年前是不可想象的,那时的城市在十字路口尚没有设置红绿灯,驾驶机动车的人们大都没有规矩意识,只知争先恐

  • 深夜点红烛,起身畅读书。泛黄的书页上小小楷字,是清园水面一一举起的夏荷,目光透过书页穿越夜空,我看见那美丽的、现世难见的风景。

    书,你是我的眼,心中的眼。

    你是我的眼,其光透穿摩天大楼的厚墙,撕去俗世冗杂烦务,我看见山野楼阁,亭台轩榭,何处望神州?满眼风光在书中。我看见朝晖夕阳,我看见静影沉

  • 一直不喜欢告别,不喜欢那种哭哭啼啼,泪雨滂沱的仪式。

    可是自您离去之后,我学会了认真地告别每一个将要远去的人,每一件永不重临的事。因为我终于知道,有些人,有些事,错过了最后的告别,它们就真的不告而别了,它们就真的永不再回了。

    我很想您,亲爱的奶奶。

    时间转到那个烈日炎炎的夏末。你躺在病床

  • 我愿是你的健盘,静静地躺在你的身前,与你相伴,为你打字,为你驱散心底的寂寞。

    我知道,每天你会用细细的毛巾将我擦遍,仔细洗尽我身上的每一块污诟 ,还原我一天的清白;

    我还知道,每天你快乐还是忧伤,都会不停敲击我,让我帮你诉尽女儿心思,诉尽人间欢乐和人世间的悲欢离合。

    每当你的手轻柔地从我

  • 1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