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是虚空的繁星一点

    不明亮亦不耀眼

    在黑夜坚守千万年

    不是爱情亦不为诺言

    是我自己

    有走不开的梦魇。

    梦魇是幽幽一枚月圆

    美的落下一点光

    便醉了李白子建

    和稀疏花枝下的纳兰

    东坡的眼

    亦在月亮里看守流连

    我欲做风里的缠绵

    日夜相守这月缺月圆

  • 辛夷坞说,最难忘的有两样,往事和落花雨。

    记得高中的小花园里有一棵粗壮的合欢。每年初夏的时候便会开一树的花,甜腻的花香会弥漫很远很远,像是要硬生生穿过往事的尽头走到故事最开始的地方。

    那时候我还不认识小罗,高一的时候,学校的元旦晚会上有人抱着吉他唱了首《栀子花》,我似乎闻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