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2年,好友延奎兄打来电话,托我为冯其庸老先生寻购两本书,是早些年辽宁地方出版的。记得其中有一本是有关碑拓研究方面的,大连出版社出版的,很遗憾书名已记不得了。

    我当即联系大连文化局的朋友,请其帮忙。自然,由大连出版社出版的那本书很快就寄过来了,据说是在出版社的库房中翻到的。还记得,尽管大连的

  • 整整一年过去了,每每看着坐在轮椅上精神状态良好的老爸和他那只没有耳朵的耳朵,心中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敞亮和宽慰。

    老爸是1925年生人,虚岁92,早已进入了耄耋之年。

    人活到了这把年纪,就开始有点“超凡脱俗”,和我们这些姑且叫做普通人的人不一样了;很多事情再不能按以往的规矩或是一般常理来面对,再

  • 不久前一个周末的傍晚,兄妹四家大小十五六口按惯例又汇聚在老爸那里,做饭的、陪老爸的、逗孩子的、上网的、玩手机的、打麻将的,各得其所,好不热闹。

    看着还得等一会开餐,侄女便给她刚刚两周岁、满地出溜、一会爬高一会跳远的儿子悠悠拿了块夹心饼干,目的很明确,想着让他消停消停。可还没等悠悠咬上一口,侄女突

  • 如今,岁月已悄然逝去40余年,往年经历过的事情大多随着时光的流逝被一点点淡忘着,最终消失得无影无踪,然而曾与他有过三次邂逅的她,却像一朵闪烁不息的火花,深深嵌在了脑子里。与她的邂逅,是一种异样的感觉。那种惊喜和心动,是一个情窦初开的青年对同龄异性的美好追求,也是对爱情的懵懂理解和最初尝试,如初恋般。

  • 时间过得真快,怎么感觉刚刚吃完了粽子,就又快到吃粽子的时候了。商场和超市也是应景应时、把握商机,各种包装、不同档次的粽子早已捷足先登,争抢着用浓浓的粽香营造着端午的氛围。

    记不得我家哪年开始包粽子,但却记得我家年年包粽子。

    早些年,每年的端午节母亲都要包粽子。住城里时是用粮证按定量买江米包粽

  • 几天前,有机会去了一次邮局。走进绿门,那似曾相识却又颇多新颖的营业大厅不禁使我双眼一亮。不待驻足,便有营业员微笑相迎、主动询问,为原本暖意融融的大厅又增添了一分温馨。环顾四周,除界限分明的业务办理区外,墙上公示着各项业务办理的指示标牌,最引人注目的是二十几项代售代缴业务;还有那一张张诸如“看电影找邮

  • 最近,有机会品读了由辽宁省图书馆王筱雯领衔主编、辽宁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阅读瞬间——百姓阅读表情摄影作品集》,感觉颇有新意。说有新意是因为这本《阅读瞬间》是我这些年看到的唯一一本用镜头记录百姓阅读场景的书籍,自是与众不同,有如万绿丛中一点红。

    2010年开始,辽宁省图书馆创办了以 “百姓阅读表情”

  • 当巨型空客扬起偌大的前额腾空跃起的那一刻,我借着机场的灯光,望着窗外飞闪而过的绿树、房屋,渐渐的还有即将落在脚下和身后的那岛,双眼再次湿润了,耳边似乎又响起了那曲“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2014年5月24日至6月1日,应中国驻毛里求斯大使馆和毛里求斯中国文化中心邀请,辽宁省文化厅组成艺术团

  • 我这里所说的“替班”不是替别的,是指替领导开会或参加活动;替领导开会或是参加活动也不是指与自己职能和业务有关的会议和活动,是指与自己职能和业务无关的那些会议和活动。

    这几年,也不知怎的,这会议是越来越多,全国的、省里的、部门的、单位的、条条的、块块的、党委的、政府的、综合的、专项的、现场的、视频

  • 去年九月底,省委组织部下文批复,同意厅党组关于任命我为副巡视员的决定,任职时间从2014年7月算起。自此,在我的职业生涯中,似乎应该告别曾担任了17年的处长职务,继而步入一个全新的阶段——副厅级非领导职务。

    所谓“非领导职务”,顾名思义,不是领导的职务。有道是“无官一身轻”,后面的路显而易见,优

  •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