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过往的许许多多的人和事,大多都早已被历史的长河淹没了。而黄老师的形象却在我的记忆中保留着清晰的底片,无论何时抽出来都活灵活现、永不磨灭。

    那清晰的底片定格的是他的那次“讲演”。“讲演”,这也是他一惯的风格,课堂上讲着、演着,且说且舞,形象生动,牵人心神。其实那堂课并非他的数学课,而是一堂政治学习

  • ———天香飘自牡丹苑(上)———

    牡丹苑,是在唐城墙遗址(西)上建的。东西宽约百米,南北长约千米。这里原先是个村子,曾几何时那村子不见了,然后就有了这个牡丹苑。

    有了花,有了草,有了树,有了亭子,有了流水,有了回廊,有了广场。然后就有了散步和锻炼的人。因为免费,大家从心里将其定位为咱自己的地

  • 长安城之西的沣河东岸有一座千年古镇,这便是斗门镇。

    当今的社会人们都好傍古,只因为越古老的东西越能抬高身价、越能带来更多的经济利益。这个斗门镇位于周朝沣、镐二京故地之间,因此把这个镇子与西周牵上瓜葛似乎也不能说不对。若真地从周朝算起,距今可就有三千年了。

    镇之东街上是我们的中学。之所以称“我

  • 群众路线,重在实践

    前个时期,有件事一直在民众间传播,这就是习主席雾霾天走访北京南锣鼓巷的事。这件事其所以被众人津津乐道,在于习主席轻装简行在雾霾天,访的是普通人,问的是民间事,说的是大实话。一句话,走的是群众路线!

    看看习主席说了什么、做了什么?

    “做饭烧什么?”、“取暖方便不方便?”

  • 此前发了篇散文随笔《荡漾在天际的昆明池》,属一篇讽时习作。有晓晓文友赏阅后,就文中有些内容提出质疑,以为与史、与实有出入。很惊讶,也很高兴。惊讶的是自己在史、实上摆了乌龙?高兴的是这种古懂级的文章还引来文友关注。

    下面,我将有关质疑重放出来,然后与文友们探讨一番,还望不要见怪,也不要见外!

  • (文/龙飘飘)

    早上出门时觉得天气还不错,虽四下里还积着白雪,但空中已然净朗。这雪是从这个新年的初六到来的,之后便断断续续,纷纷扬扬。昨天还㴋㴋洒洒飘着雪花呢。

    雪后的空气虽有几分寒意,但很清爽。驾着车向郊外驶去,觉着今天的车子也很轻快,那声音嗖嗖地,干干脆脆,似乎在被风雪所阻静静蜗居了几天

  • 常言有云: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不过,这是古人的提法,当今社会似乎早已见不到、也听不到“君子”这种称谓了。这个世界,“发展是硬道理”!至于发展的方式,似乎并没有什么限定。于是乎,芸芸众生便也各显神通、尽其之所能,奔着发展这个目标蜂涌而去,当仁不让,生怕落了人后金子会被别的人掘完。急切间用手、用脚、手脚

  • 简单的生活是快乐的基础,积极的心态则是幸福的源泉。把生活中众多复杂的东西化简,人才能轻松。轻松了才会有快乐,快乐的日子里才会有自然且怡然的口哨声。

    有个同学,人很聪明,但他好象一直没轻松过,而且一直生活在沉闷的阴影之中。他干过的事很多,往往还站在潮头,但都没成功过,留给大家的故事却不少。早先当过

  • 我喜欢雨和雪。平淡的没有雨和雪的日子,容易让人疲劳,让人觉得了无情趣,容易急躁和烦恼。 每每落下雨或雪,我就特别兴奋!

    雨天时,我喜欢在细雨中漫步,雨沙沙地响,人静静地走,不知是人在雨中,还是雨入人境。也不知是现实还是梦境。我觉得那才是一种天人合一的绝美享受。雨,滋润了万物,洗净了灰尘。雨天里,

  •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虽知道《诗经》里所说的那条河是黄河,但潜意识里一直以为那条河就是老家西边不远的沣河,一直以为“河之洲”里朴素而动人的爱情故事,就发生在沣河。

    说人类的先祖是水虫,这很有道理,要不孩子们怎么这么喜欢水?到了水里那欢实劲儿,真像回到家一样!

    我们

  • 1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