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问我:如果,我们到了这个年纪,会不会已是左手握右手。我回答:虽然是如果,但却是过往,只是“你”不是你——题记

    如果我们,有幸步入婚姻的殿堂,婚礼上我会像大哥哥一样用火热的红唇亲吻你娇嫩的红颜,誓言此生举案齐眉、相濡以沫!我会抱着你进入洞房,把你轻轻地放在我们简陋而温馨的婚床上。当夜暮降临,在红

  • 这里,曾经建有一幢别致的小木屋。

    小木屋,黛瓦木墙,透出江南的古朴和韵致。曾经那样仓促地背上行囊,走进这木门,审视这木窗,想用一生的年华,预约一场白发上的时光。然,走过红尘,品过离愁,才知道,小木屋已成了我梦里回不去的原乡。我还想,用剩余的时光,重新和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瓦一檐、一门一窗,诉说衷肠

  • 谢棠花,开酴醾,

    胭脂轻染白袷衣,

    谁遣清风动酒旗?

    闲花落处无人横笛。

    石不言,花解语,

    水仙已乘鲤鱼归去。

    谁种下那朵相思?

    时隔多年终是一个谜。

    今生,在相思渡口,我等你,等绿了青山,等伤了细雨,等到了花落,等来了秋霜,等来了别离。但,等你的心依旧。

    来生,

  • 十八岁,一个青春飞扬的花季;十八岁,一个追逐梦想的华年。

    那年,十八岁的我,在教室的拐角,撞上了不满十八岁的妳,从此,我用妳秀美的长发做纬线,用我刚劲的短发做经线,编织着十八岁绚丽的梦。

    梦见,当下课铃响,妳在教室的那头,我在教室的这头;校道上,妳在我的前头,我在妳的后头。妳回眸,让我心跳阵

  • “萍儿!”二十八年了,一直这样称呼你,习惯了,改不了啦,所以还这样叫你。——题记

    亲爱的萍儿:

    分离差不多三月有余了吧,还好吗?初冬已至,寒气一阵阵袭来,也快下雪了,你冷吗?

    你我的相遇,是缘分的安排;你我的结合,是上天的眷顾。那个飘雪的冬天,让你来到我身边,就不让你再离开,丘比特的箭将

  • 我如果爱你——

    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爱你 ——

    绝不学痴情的鸟儿,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

    也不止像泉源,常年送来清凉的慰籍;

    也不止像险峰,增加你的高度,衬托你的威仪。

    甚至日光。 甚至春雨。 不,这些都还不够!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p

  • “新娘子!”多少次在梦中呼唤;“我爱你!”多少回在心底呢喃。三十年,三千年,三万年了……

    回眸处,长裙妙妙,闭月羞花;长发飘飘,沉鱼落雁。你向我走来,来赴一千年未完的约定。夜夜梦回,在那拐角处相拥,相爱,相恋;在那柳荫下,凝视,凝眸,凝望。

    今夜更深露重,梦中落花成琢。秋去冬来无踪,徒留一帘

  • 谁在天涯,呓语着咫尺的情话,幽香的缠绵,荡涤纤尘,愿这份心底的眷恋,穿越凡俗的远,能于心的时空里相拥。

    想象,凝眸处,有一袭青衫,如墨。向我走来的是一千年未完的相约,今生,这一番心底的思量,攒眉千度,也只剩了压在心底的那抹青色。

    飞雪飞寒霜,秋水秋天长,你是我,永生永世的思恋,千年又千年的凝

  • 相传,在桃花源的山岒上,常年盛开着一株美丽的百合。但是,只有有缘人才可以看到它,若你无缘,走到山前,会发现那座山岒消失了,等到走远了,又发现百合依然婷婷玉立地盛开在山涯。

    百合已经在这座山岒上盛开了千年,她忍受着千年的寂寞,等待一个真心爱她的人的到来。

    一个男孩听到这个传闻,在一个飞雪的冬天

  • 题记:安葬了岳父,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房间里,只听见时钟“嘀嗒、嘀嗒”的敲击声,我的思绪怎么也无法平静下来,于是往天堂里打了一个电话。

    爸爸:您走了,女儿没有了父亲,妈妈没有了丈夫。

    从昨天下午,到今天上午,您的女儿和您的妻子一直哭得很伤心,我没有任何劝说的办法,也找不到任何劝说的理由,我所能做

  • 12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