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屋

    在矿上上班后便很少回老屋。近来常常梦到它,毕竟那里储藏着专属于我的童年时代的珍贵记忆。

    老屋以前是归村里公有的,后来才被爷爷买下来。阳光打在土墙上时仍依稀可辨几行工整的粉笔字迹:“听毛主席的话”、“毛主席教导我们”、“坚定信念跟党走”,几经雨打风吹,墙皮渐渐剥落。沿着这些古迹,我仿佛看

  • 梦想之光 照我前行

    梦想,不管什么时候,也不论大小,都是件神圣的事。即使时运不济,困顿潦倒,一旦有了梦想,每个人都会成为发光体,内心会升腾起一股强大的力量,给人以勇气和自信战胜一切困难。

    很小的时候,我的梦想是拥有一本童话书。然而办不到。父母都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民,收入微薄。他们无法理解

  • 父亲

    最近父亲常来找我。

    一次,父亲打电话找我时,我正在单位加班。他说,他把要交到乡上的资料弄丢了。我不耐烦地回他:“你咋弄的,啥都能丢了。”挂了电话之后,我越想越懊悔,我怎么能跟他这样说话呢?

    还有一次,他在单位门口等了我半小时。我见到他时,他讪笑着举起双手说,有几张表格要裁边,手太笨

  • 遇见你 我多么幸福

    桌上的早餐

    香味惹人

    你潇洒挥手

    不必言谢

    我纷乱的心寂静温暖

    深夜加班

    倦意袭来

    你一把手电

    照彻坑洼泥路

    我的世界从此不惧黑暗

    挨骂 误解

    心乱如麻

    你安静陪着

    依靠在你的肩

    所有烦忧都微不足道

    吵架 僵持

  • 上一页 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