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傍晚的音乐店,暖色的夕阳斜斜的倾泻下来,把小小的店铺照出温暖的色调。浅绿色的植物在墙角静默的呼吸,音响里放着柔和的乐音。CD机里刚刚放的《卡农》钢琴曲,陪衬时光的狭影,渗进柔和的光线里。

    我第一次进这个小店的傍晚,柔和的光线,清淡的香味,干净的乐音,在空气里氤氲出浪漫的氛围。我一进门就看见了你

  • “灯光,道具,演员都准备好了吗?”我手拿着剧本,环顾四周,“我们进行最后一次彩排,争取一遍成功。”

    舞台上的女孩子吸吸鼻子,重新退回红色的幕布后。她刚刚被我骂了一遍,脸上还带着未干的泪痕。这个话剧是要参加比赛的,我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告诫自己: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三,二,一,开拍!”

  • 佛说,五百年的回眸,才换来今世的擦肩。

    记得我在上一封信里问你:明年的这个时候,或许我们已不在一起,你还会爱我吗。看来我的知觉很准,我早就知道,这份感情不会长久。

    我并没有否认你对我的感情,请你也要相信,我对你的感情依旧。

    只是——

    就像我前面写的,我们都做了爱情的牺牲者,走在平行线

  • 如果黑夜是正,那么白昼是反。

    如果面对是正,那么退缩是反。

    如果记忆是正,那么忘却是反。

    ——黄宇昆《正反合》

    一, 问

    如果青春是正,那么,什么是反?

    二, 思

    青春,在堆积成山的课本中无声地消耗着。青春是何物?我们何曾细想过,是放荡不羁的摇滚,或是以70迈的速度向

  • 去年此时还是高三,还坐在家里,刚刚赶完作业,或许喝着杯热茶,坐在电脑前面写下自己成年的心灵感悟。

    接受着来自朋友,来自家人的祝福,还拥抱着父母,感受着心灵的温暖。

    如今却已是独身在外,开始一个人的生活,一个人的生日。

    曾经一直以为自己很坚强,而真正到了外面才知道,曾经的坚强都是建立在朋

  • 翻了的墨涂满了整个天空

    喧闹的人挤满了整个城市

    嘈杂的世界安静的我看见

    你虚伪的面容在灯红酒绿中

    若隐若现

    ……

    你油光满面 清秀的容颜早已隐匿

    爽朗的笑声夹杂着调侃 入骨的寒冷

    热闹的世界 繁华的社会 你冰冷的心

    你是否还

  • 在曾今的一段时间,我总在闲暇之余,上网找一些自己想要的图片。承认最近迷上这位少年了,近乎疯狂。

    他的公开图片我几乎都有。

    图片上的他,有平易随和地谈话的;有激情澎湃地唱歌的;有潇洒帅气地跳舞的……

    少年笑起来,有点清纯,有点可爱,有点阳光,偶尔带点妖媚。可迷人的少年不爱笑,他早期的照片

  • 韶华最终逝去,美人最终迟暮。

    ——题记

    淡绿色的世界宁静而清幽,科举及第的他兴奋之余,驾着马车欲“一日看尽长安花”。

    马蹄悠闲地踏在青草上,浅草刚没马蹄,十年寒窗苦读,在这个万物复苏的季节,正值青年的他春风得意,偶然看见一茅屋,一条小溪环绕周围,溪上只一木桥。

    他下车,木履轻轻地

  • 我如佳人素手中的蓝色薄纱,轻轻地滑落,悄无声息。

    它亦如烟花绽放后的光彩,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那些陈年往事,回头看,还是昨天。

    昨天还爱,今天不再,明日亦不再。

    此文祭过眼繁华遗留的那一抹哀伤。

    曾经的句子,我写的,你不知。

    那些藏在记忆中的秘密,那些鲜为人知的往事。

  •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