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说 酒

    王建福

    喜欢酒,很早就想写酒,但是不敢下笔。不是写不出来,而是古往今来酒已经被写烂了。关于酒这个题材的作品,满园奇葩大师绝响,你还能够写出个什么新花样来?!

    是契科夫给了我一个胆。他说:小狗不能因为有大狗的存在而不敢叫唤。大狗叫,小狗也应该叫。让大狗小狗都用上帝给的嗓

  • 宜昌石

    王建福

    谷未黄先生前几天发了一篇关于宜昌柴埠溪的文章。文章以光溜溜的石头开篇,写了他到达柴埠溪风景区后第一个晚上的事情。但是他不这样说。他是个散放人,插科打诨庄谐杂陈是他的拿手戏。光溜溜他说是裸体,第一夜他说是初夜。总之说得朦胧暧昧,叫你充满好奇心,呵呵……

    不过我以为,写宜昌风

  • 在围城的日子里之四:

    这个冬天,我们互相守护

    王建福

    这个冬天坏消息太多,弄得人高度紧张,成天杯弓蛇影、草木皆兵!不敢出门购物。不敢出门散步。扔个垃圾都要挑晚上无人之时,戴上口罩快进快出。听见电话铃声就害怕。甚至偶尔嗓子痒,也只敢躲进卫生间,用毛巾捂着嘴偷偷咳嗽几声,怕吓着了家人。这种提

  • 在围城的日子里之三:

    戒焦戒躁过元宵

    王建福

    今年的元宵节,过得五味杂陈。

    大疫当前,响应政府号召,宅在家里不出门已近半月。其实就是政府不号召,我们都不敢随便出门。直到前两天家里没有青菜了,才让儿子下班时顺便在路边菜摊上带两把回来。大家根本不敢上超市,所以也就没有汤圆过元宵了。好在家

  • 在围城的日子里:

    守护我的水仙花

    王建福

    腊月二十日,老伴买回两头水仙花。

    这是我家的习惯。买回的水仙花,由我来清洗,作简单的雕刻,把它们安置在我家那个养着雨花石的青花瓷盆里。然后,根据天气、温度的变化,或拿到凉台上冻,或换上温热水放家里养,八九不离十,花儿会调控在大年初五左右开,一

  • 抗击冠状病毒肺炎速写:

    在 一 起

    王建福

    一、

    家。屋外,风凄凄,雨沉沉。

    街道上的标语、手机里的短信,千叮咛,万嘱咐:不出门、不串门!聚餐是找死,拜年是害人!

    往日里的车辆轰鸣、人声嘈杂,都退隐、远去。偌大一个城市,一声令下“封城”,顷刻之间仿佛消失。

    屋里,老老少少

  • 猪 肉

    王建福

    前几天翻梁实秋老先生的散文,看到这样一句话:“猪肉毕竟格调不高。”我愣住了。

    梁先生的道德文章,我佩服得五体投地。但是先生说的这句话,我却不敢苟同。我想,先生出身名门世家,山珍海味吃得太多,猪肉当然就不算上品了。在平民百姓眼里,猪肉的地位却不低。海参鲍鱼好,对于吃不

  • 菜婆婆

    王建福

    菜婆婆种菜,不姓“菜”。我做红烧鱼需要向她讨几片紫苏叶,或者家里打汤找她要几棵小葱救急,不晓得怎样称呼她比较好,就站在她家菜地边含糊喊“种菜的婆婆,把你家紫苏叶给几片我吧?”,“种菜的婆婆,把你家小葱给几棵我吧?”,这样喊过几次后,就省掉了那个“种”字,直接喊“菜婆婆”,她居

  • 红菜薹

    王建福

    红菜薹本是贵菜,但它的生长对气温特别敏感,因此时常出现“价格坐过山车”的情况。若天气暖和,菜薹就疯长,搁地里不管,两天就会变老;买回来不吃,两天就会空心。于是菜农割不赢,我们也吃不赢。最便宜的时候一块钱一把,一把可以炒一大盘!于是天天吃、餐餐吃,把瘾过足。一遇到气温突降,菜薹

  • 吃在广州

    老话说“吃在广州,玩在杭州,死在柳州”。意思是广州人会吃,广州的东西好吃;杭州风景好,历史文化积累深厚,俊男美女多;柳州棺材好,死在那里有好棺材睡,“永垂不朽”。现在不能睡棺材了,所以柳州暂且不提。杭州我曾经去过两次,确实风光如画,吴侬软语,值得一游。广州我去过好多次了,以一个外地人的

  •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