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腹有诗书自芳华

    ——为今生依梦 《岁月沉香》散文集作序

    我是在《中国散文网》读她散文熟悉她的。后来知道她叫勾淑秋,黑土地出生的人,更感到很亲切,自然而然就格外注意她的文章。

    最近得知她的散文《岁月沉香》结集成书,更是无比高兴。她让我在书的前面写上几句话,所以,几天来,一直在在电脑前读她的

  • 房山头,是农村住的平房大山墙的地方,老百姓都叫它房山头。农村的房子都是面南座北盖的,夏天里,上午的时候,西房山头背阴,下晌的时候,东房山头背阴,所以,房山头是农村人夏天避暑的最清凉的地方。

    夏天,七月流火,天和都是火辣辣地热。农村人最喜欢在房山头这里度“蜜月”。这里有房山墙遮挡大太阳,四面通风好

  • 天空上升起一颗启明星

    ——读晨星文集《天空下》想说的话

    金秋九月,五谷丰登,是农民收获的日子,同时,也是作家收获季节。

    前几天晨星网上给我留言:“老师,我出了一本书,想给您邮去一本,不知道有没有兴趣接受…….”。款款几语,令我感动,我当即给他发去地址与联络方式,并表示祝贺和感谢。

  • 王婆“品瓜”

    ——赏析《行走天地间》

    一位大西北胸怀博大的汉子,握着一支粗壮大画笔,洋洋洒洒,且行且吟,行走在赤橙黄绿青蓝紫的彩虹上。彩虹另一端,一位美丽的青年靓女抚琴吟唱,脚踏祥云从丝绸之路的起点河南飘然而至……

    这是一幅美丽的画,浪漫的画,燃烧的画。

    这是我读《行走天地间》这本书

  • 哈尔滨这座城市很美,冬、春这两个季节都想据为己有,所以,在每年在春冬交替季节都进行无数次拉锯般地决斗。

    农历三月,南方大地已经是草碧花红漾芳菲的季节。可是,在哈尔滨这个城市,冬天的冷空气还在恋着中央大街,索菲亚教堂和这里的人们,不管南来的暖气流怎么拼命推搡、撕扯它,它就是没脸没皮不肯离去。这不,

  • 我喜欢在迎春的季节去看柳,喜欢在绿柳初绽芽蕊垂下的时候,走在柳树下,让柳的枝条轻轻地抚摸头发,脸颊,鬓角,感觉是久违的窈窕淑女在亲吻着,无比地舒心,惬意,熨烫得舒舒服服的。

    “春风杨柳千万条,六亿神州尽舜尧。”这是毛主席的诗句,读起来大美,大有气魄。春风,杨柳、人民,祖国,看到了柳的妖娆,柳的的

  • 春天来了,大地绿了,绿在草原,绿在田垄 绿在山峦,绿在沟沟坎坎,绿在那飘香的野菜 ,绿在老百姓餐桌上……..

    山野菜,一个绿油油水灵灵的名字,听起来就感觉格外亲切,就有很大诱惑感,它是大自然每年春天送给人们第一份春的礼物。

    每年阳春三月,在风和日丽的日子里,坐车或者步行在农村乡间,望着一望无

  • 三月,春姑娘用纤纤细手拽着暖阳老爷爷,一溜烟地跨过山海关来到了东北。

    黑土地还在冰雪里睡回笼觉,甭管它愿意不愿意,风儿大大方方连拉带扯地掀开它的被角,拽它起床,换衣服,梳妆。

    瓦蓝的天空,温暖的午阳,和煦的春风,让沉寂了漫长一个冬天的东北大地在苏醒,虽然,还不时地伸伸懒腰,打几个大哈次,但是

  • 古往今来,文学家们一直都是偏心眼,他们冥思苦想煞费苦心地对各种花卉大加笔赞,却是很少对有益他们健康激活脑细胞的大白菜着些笔墨,是否有些不公吧!

    浪漫的诗人以物喻人,把花比喻为妙龄少女。我一愚夫却是把白菜喻为那刚刚婚后的清纯少妇。白菜用它烂漫青葱的绿色,点缀新家庭的浪漫色彩,怀一颗鲜嫩、灵秀、饱满

  • 听西北风嗖嗖地刮,望窗外飘着碎雪花儿,喝一碗红芸豆煮的大喳粥,然后,钻进热乎乎的被窝里,听妈妈讲神仙鬼怪的闲话,不知不觉睡上一大觉,那是最惬意的享受。

    这是我儿时的愿望。

    被窝,不用更多的文字解释,每个人天天都离不开它,说起它,面前立刻就有了一幅在睡觉前把被叠成园柱形筒子,然后人钻进去睡觉的

  •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