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个雨后的清晨,在小巷口即将拐弯的泥土上,我惊讶地发现了一只笨重的小蜗牛。它背着厚厚的甲壳,低着谦卑的头颅缓慢地在陌生的泥泞中爬行。背后是划出的蜿蜒曲折的写满悲壮的弧线,时断时续,时续时断,渐渐隐没在荒烟弥漫的草丛中。

    我为自己不知晓蜗牛的前世今生感到莫名的愧疚。这只可爱的小小的蜗牛何时落入这个

  • 办公室那只破旧的钟表似乎疲倦了,像一位饱经沧桑的的老人。它愈转愈缓,转瞬之间指针凝固下来,定格在某一时刻,无色无香,无韵无味。这让我突然感到时间的冷酷。摘下钟表,拂去尘埃,拨动指针,心情立马爽朗起来,其实,我拨动的不仅是表针,还有日月,还有美好的时光和大好的青春岁月。

    我是个对时间很不敏锐的人,

  • 晨光熹微,出门,左转,穿过长长的小巷,右行,然后进入校园,沿楼梯上行四层,右行,再右行,穿过长廊,走到尽头,左转,推门入室,看到孩子们圣洁的笑脸,我从心底升起一种神圣的感觉。微笑着,向所有人问安,祝每一位大自然的使者,和我一样热爱生活的朋友,幸福安康。

    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大自然的宠儿。来到天地

  • 每一次出发都是生命的开始,每一次停靠都是心灵的慰藉,每一次到达预示着新的起点。当我们重拾已然黯淡的信心抛却无数次的忧伤,当我们厌倦了周遭的烦琐而贫乏的生活,当我们面对万千的无奈百般的苦恼时,挥一挥衣袖,朝着诗意的远方和明媚的阳光,愉快地出发。

    其实,快意的出发是为了告别悠长悠长的过往,那些个懵懂

  • 嚯,看看武安的大街,你会感觉到哪一天有机会来反而没有到访,实实在在有点说不过去。悠悠长长的东西南北大街,满满荡荡、稠稠密密的人和车辆,还有,那种北方的闲适、稳妥、不张扬、有底气的生活气韵,你啊,千万不能失之交臂。

    坐在晃晃荡荡、优哉优哉的车上,从遥远遥远的礼义之邦风尘仆仆地驶入燕赵大地,你肯定有

  • 我一直对陌路人怀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敬畏。你不知道他从何而来,也不知道他去往何方,那怕他与你不期而遇的一瞬间,你也不知道他想些什么。陌路人,其实是我们心中的一个神秘结,若即若离,让我们欲罢不能,欲说还休。

    与陌路人相遇大都毫无征兆,也许是在细雨霏霏的午夜,也许是在人声鼎沸的站台,也许是在远离故土只身

  • 我一直在寻找那个梦寐以求的春天,在胡同小巷,在沟壑山谷,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在匆遽荒乱的脚步间。可是,我的朋友,这是怎样的痴心妄想啊!她似乎已经消失在我兵荒马乱的醉梦中,湮没在狂风呼啸的没有夕阳晚照的指缝间。

    那个不期而至的春天与我撞了个满怀,暖暖的柔嫩的阳光冲破一冬的镣铐,在花的洪流中翩翩起舞

  • 走南闯北的外乡人,总离不开给心灵带来过无数次伤痛的出发点--车站。它是人生的起点,似乎又是人生的终点。去了来,来了又去,匆匆忙忙间,大半的人生已消逝得无影无踪。车站,你的意义是什么呢?

    车辆只是一个又一个的符号,每个人才是书写符号的主人。乡村或城市是固定的,人却是活生生的精灵。在一处地方待得时间

  • 人生诸多世事靠的就是一个机缘.你看,不经意间,我们已驱车五个半小时,踏进安徽省阜阳市的临泉县,邂逅了这位西周时期的开国功臣姜尚——姜子牙。

    机缘是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有人生逢其时,步步机缘;有人遭遇乱世,与所谓的机缘总是擦肩而过;也有人一生坎坷崎岖,机缘终生从未光顾。春风得意也罢,黯然神伤也罢

  • 曾怀着景仰的心情瞻仰过山东曲阜的少昊陵,又专门驱车前往河南淮阳的太昊陵,但真正让我如此震撼的却是延安黄陵县的黄帝陵。一棵承载历史与现实的老柏树,让我心生无数的感慨。

    虬枝盘曲,枝干炸裂,无数新生的旁条冲破重重束缚破天而生,五千多年的沉淀只为一朝而生,哪管天地造化之不公!站在黄帝陵的轩辕柏前,我心

  • 上一页 1234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