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知道然姐,是在几年前的一个偶然。

    其实很早就接触过然姐的歌——在初中某次假期写作业时随机播放歌曲,无意间听到一首颇有古韵的歌,就是那首最广为人知的《回梦游仙·千年缘》。只是那时并不知道然姐其人,更不知有古风这个概念,只觉得歌很好听,却对演唱者并未上心。

    后来因为河图知道了古风,也偶尔见到过几

  •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

    见客入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李清照《点绛唇》

    卖花担上,买得一枝春欲放。泪染轻匀,犹带彤霞晓露痕。

    怕郎猜道,奴面不如花面好。云鬓斜簪,徒要教郎比并看。

    ——李清照《减字木兰花》

    许是心境变化的缘

  • “江湖纷争恨不休,风雨飘零几春秋,人来人往都是客,依旧寂寞在心头,多少话儿难出口,一半欢喜一半羞,痴心儿女无情剑,酸酸涩涩在心头。”

    这是央视版《笑傲江湖》中出现频率较高的插曲之一,也是所有插曲中唯一一首我不太敢听的歌曲。全歌不长,仅用了七弦琴伴奏,清冷的小词,由演唱者用苍凉的声调唱出,直教人感

  • 突然就想写一写她。

    2014年初,我刚接触汉服并成为同袍。然而在此前几个月,我便已经知道了她。那时只知她身在异国仍坚持弘扬传统文化,出于敬佩便记住了她。后从好友雅鱼那里得知“同袍”一词,自去搜索,才知有这么一群人,“不愿祖先的智慧无人叹赏,不愿我华夏衣冠倒靠日本人去宣扬”(语出天涯在小楼《为汉服

  • 又是一年花朝,黛玉生辰。会在无数个不经意的瞬间想到她,任思绪纷飞,直要出半日的神,被人唤回方罢。可每每提笔,却总是无言。自知才学浅薄,又极浮躁,无法沉下心静静写下一段唯美深情的文字,亦不能像许多沉稳细致的红迷一样对原著进行深刻分析,甚至不敢轻言了解黛玉。虽有心提笔,却不敢轻易落下。生怕一言不当,唐突

  • <一>

    思,梦里欢忧枉自知。流年逝,对影忆成痴。

    <二>

    痴,旧日年华尽是思。人离散,落笔不成诗。

    <三>

    诗?乱语疯言笑己痴!人无泪,独语夜中时。

    <四>

    时,锦瑟年华忆故知。欢声远,回首欲留迟。

    <五>{

  • 一次偶然,知道了你的名字;又一次偶然,听到了你的声音。然后,慢慢迷上你的声音。最终,无法自拔。

    知道你,认识你,迷上你,也不过短短两年时间。听的你的第一首歌,同许多荼靡一样,是《倾尽天下》,也是从小到大听的第一首古风歌。可能因为你那时唱功真的还不算太好吧,并没有引起我太多的注意,只是觉得歌词很不

  • 看完《古剑奇谭》,趁泪意未去,迫不及待想要写点什么。

    屠苏&少恭

    谁能想到,儿时那相处不过几天的情谊,竟成了晴雪努力学习法术以及日后不离不弃的根芽。

    百里屠苏,或许更应该称他为韩云溪,是真真应了那句“命途多舛”:少不更事,为全族带来灭族之灾,自己也被鬼面人重伤,奄奄一息时被救子心

  • 键盘上敲下这个题目,一瞬间想起的的不是昨日才看完的亦舒的小说,而是方文山的一句歌词:“烟花易冷,人事易分。”

    不是很喜欢周杰伦的作品风格,却对这首《烟花易冷》情有独钟。常常在独处的时候随口哼唱。一遍一遍细细品着歌词。向来不擅长赏析文字,一直以来对所有唯美细腻的文字也都不过是囫囵吞枣,学不会细品回

  • 闲来无事重看87版《红楼梦》,看着看着竟对着黛玉出了神。回神之后不禁摇头一笑:对黛玉的痴迷,怕是这辈子都出不来了吧?

    见过很多黛迷用自己的方式来爱黛玉:网名笔名与之关联甚至直接引用、撰写古风美文、用软件制作一张张精美的图片。本欲效仿,奈何资质愚钝,文采平平,生怕玷辱玉魂;二来人多显俗,忒没诚意。

  •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