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春草葳蕤

    忽而,雪花就飘起来。好似还没有准备好,好似还不应该那么早。可是,雪花儿,才不会在意你是否准备没准备好呢。忽而已至,屋前房后,村外岭上,山里林间,江河水湄。雪花儿,到处飘飘,曼妙,轻盈。

    雪花儿说飘起,就飘起,说来就来到。就如爱情说来就来了,说到也就到了,哪管你怎么样不怎么样呢。

  • 云有云的念想,花有花的好梦。山有山的活法,水有水的流向。与我,于山中,终老,一直是我的想要。许是,太喜欢青山绿水了吧,许是,太喜欢与你在一起了。最是能与你相守在山中,一直到老,是我一直不悔的愿望呢。

    一直想,有一天,会那样执着的去往山中,那样的坚定不移,义无反顾的与你一起去。只希望有一头牛,半亩

  • 文/春草葳蕤

    你说:“月下看你,你似月中仙,温柔,娇美。阳光下看你,你就似太阳鸟,欢快,明媚。梦里看你,你是梦里阑珊,梦外看你,你是云端花蕊。”

    你说,我听,你说,我很认真的听,此时此刻,心里漾满了甜蜜蜜。你问我:“可否我们是见过的?可否我们早已相爱恋?那么,你我是在几百年前,还是几千年前呢

  • 文/春草葳蕤

    雪花儿曼妙的飘起,蝴蝶一样的蹁跹,美妙之中,粘着厚重的诗情画意。扎帚扫雪的清晨,总是想亮上一小嗓: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

    那有着几分清凉的尾音,还没落地,早早的被几只麻雀儿叽喳喳衔着飞在了挂满雪挂的枝头。一串串雪挂,银练似的,银树银花晶莹醒目

  • 雪舞月开梅影弄

    冬天 ,别样的一份美丽。也不知为什么,只要忽一想起,就不由得,会心生一湖的宁静呢。看看早已是,碧波潋滟收起,繁花草碧尽藏。天地白莽莽,落得个一片素裹雪白,真纯净。

    已然是,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已然是,星子沉寂,月儿忽而孤瘦了。已然是,冰封雪飘,寒风刺骨。已然是,蓐收辞去,

  • 文/春草葳蕤

    常常的想,有一天,我们老了。老的再也走不动啦,哪也去不了了。只好在家里呆着了,闲下来了,静下来了呢.

    怎么办呢?你看看我问道。我就歪着头笑,笑了又笑,就是不去回答你。

    此刻,有花儿兀自的在院墙下开放着。有燕子飞来飞去,衔泥筑巢。也有蜜蜂儿飞进院子里,又飞出去,匆匆的,同样很

  • 与花缠绵

    文/春草葳蕤

    花儿可是都开了吗?我问着,心情超好。盈盈的走进春天里,走近阳光明媚的季节里。踏上阡陌紫径,笑对晨风暮雨。轻轻,不吵醒世俗,轻轻,揽花香入我肺腑。

    袭长裙,穿平底鞋。散长发,照水细看自己:不施脂而秀,不涂丹唇红而依然秀色可餐。清水芙蓉面,何必去巧妆扮呢。呵呵,浅笑着

  • 文/春草葳蕤

    槐花爬上小筑

    月光晃着绿腰小屋

    你的来 就如

    花开月出

    惊醒了 一行行白鹭

    飞上我的心头

    起木搭桥

    没有踟蹰

    你跨进我心的门户

    与我同吃同住

    醒时 案上一灯一茶一本书

    睡时 枕下一花一叶一泥土

    雪落屋前

    你扫雪香茗煮

    雨洒屋后

  • 文/春草葳蕤

    一种剥离之痛

    能够忍受能够承受

    能够受得住

    就是最伟大的母爱

    怀胎十月 母亲辛苦而快乐的承受着生命之重

    你与母亲是一体 心跳统一

    尽管母亲再如何的喜欢你 也要

    接受你的离开 你的离别

    当脐带剪断 母亲要承受血脉的疼痛的同时

    要忍受你与她的从此离开

  • 会写诗的妖精

    文/春草葳蕤

    夜晚来临

    妖精拨弄虫吟

    摘一瓣月光 照亮古今

    采一朵云彩 簪在两鬓

    惊艳 华丽并存

    差点忘了正事 萤火隐隐

    妖精要写一首诗 也抚玄琴

    踏破铁鞋 呼喊着知音知音

    写好撕碎 撕碎写好

    妖精总是反复无常 难得安宁

    诗很无辜 痛苦呻

  • 上一页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