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吸收的技巧

    语言诗派

    多微妙

    嚼!

    理论上

    节奏昏暗

    食物链顶端

    超级营养

    吸收或

    输送

    小肠堂堂

    作为人决断

    是否割掉

    那盲肠

    2020

  • 不朽乃枯枝

    的美德,

    就像

    一条蛇

    嘶嘶抵达词

    众多未来

    失落,而产出

    沉默,那嘶嘶的叫声

    2020

  • 时间仿佛

    预留

    一个仪式

    黄昏成为地址

    枯枝该不是访客?

    2020

  • 创作手记

    /

    诗写至此,无愧文字。

    诗为何物,救拔一二?

    2020

  • 诗人,经营节奏

    时间怎么结构

    天空有多重

    拯救抽象

    的蝌蚪

    历史尤如

    宇宙;

    一个池子

    用什么

    抓住

    节奏是金的

    倘若夜空饿了

    星星是否

    下饺子!

    2020

  • 抵达时间

    噢终点

    的眷恋

    勿念

    终究还是

    一个词

    有年无年

    浮于浮

    之间

    2020

  • 一条孤独,几多时间分叉

    噢天色顺流而下,进城

    河涌自带乡土,有劳

    洲头嘴,打捞源头

    存在发疯般下坠

    让未来性喂饱

    腐败的泪水

    2020

  • 赫西俄德说:首先存在的是混沌,

    “然后宽胸的大地,一切事物的

    永恒的安稳基础,随之而起,

    随后是爱神。”视漂泊为命运,

    继混沌而生的还是大地和爱神吗

    漂泊或许很年轻,它本人草创甚至

    操持了沧桑韵律?更透明的,该不是

    爱被孤立,水和孩子的声音,超越逻辑

    2020

  • 多一个夜行人,尤如第三者插足

    灯火给我,小心给风,带不走

    夜空被历史雇佣?语言加入

    杂耍,更像地摊的节奏?

    2020

  • 无论写什么,诗人呵

    本质也是一种没落;

    /

    活生生的,水中的火

    更活泼,就像酒的沉默;

    /

    倘若侥幸从未抵达静谧

    词哪来的沐浴神秘?

    /

    存在的高度被突破,

    低处,皆由小鸟掌握!

    2020

  • 上一页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