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给腰里绑一块石头,

    深与沉尤如节奏,给

    腰里拴一串粽子,惊动

    饥饿的石头,鱼们积口德

    若尽情嗨一阵,甚至忘了啃

    思辩中的诗人,死亡如同创世

    端午这个节日,投粽仿佛是预设

    而我没有,我是否接近汨罗那渡口

    接近那沧浪之歌,那不曾求索的渔夫

    2020

  • 顾城回忆。某日雨中。

    他读惠特曼大路之歌。

    读着读着,他就觉悟。

    原来大路正通往天空。

    2020

    附记:

    楚图南译本。赵萝蕤译本。

    互相参照。楚译惠特曼较早。

    诗人顾城看的就是楚图南译本。

  • 马夭为跃,我的马儿

    我最后拍一拍你,道以

    朴素计,逻辑?嘶的停止

    并非一劳永逸放弃哑的教育

    2020

  • 熟悉

    神圣自然

    的祭司

    高举內心

    掠过

    词的天性

    他不是桃源中人,

    许佩里翁,阿邦达,

    他们本是兄弟,异乡人

    般呼吸,笛奥玛仿佛爱神

    介入他们,遇美而易逝,

    一如神谕;而北腊民

    作为抒情载体,它

    使他们像一个人

    承受整体命运——

  • 这一切

    源于

    星空不再震撼

    因为池塘是否高洁

    观照无须內心,就像

    道德情操,不小心感冒

    而声色犬马,习惯打点滴

    是谁发出呐喊:词就是乙醚;

    倘若静下心,清凉很艰辛

    所谓天命,就这样运行

    人啊,阅读你的心灵

    观点与故事只能是

    媚或虚拟批评?

    2020

  • 被围困

    垃圾为什么

    像神?

    让一切呼吸

    像帽子

    不希望绿

    而城围于城

    欲望与欲望堆叠

    词怎样以血液

    去构思海洋

    自我循环

    的纯洁

    2020

    附记:

    诗写至此,我忽然想到鲸落。鲸鱼以其预感的死亡,默默奉献它的肉体,它的血脉,它的骨髓,最终

  • 胶囊之于时间,伤寒未必

    打颤?因为药品说明书

    它叫幸福伤风素;

    /

    若非乔伊斯,小说未必

    掏空身子?性感秘书

    谐音尤如夜合之资;

    /

    而托.斯.艾略特,他的荒原

    竟有上百条注释,死亡押

    入万花筒,抖动那虚空?

    2020

  • 嘶嘶的叫声,倘若破了

    词有什么办法修补?

    ——题记

    我来了。我看见。暧昧

    留下细节,我操——

    夜正如欲望,我征服

    得了蛇的蜿蜒?唯一的

    关联只能是死这张讨厌的脸;

    /

    我来了。我看见。一片

    雨水之欢?噢透明而寂静

    唯有挣脱或撕破失望的时间

    其实死亡的脸

  • 但丁的诡异。没有之一,

    因为一,整体不能高于自己

    这就是但丁的皈依:高度虚拟!

    尤如圣光之于眼睛,那突兀的鹰。

    2020

  • 给它一个起源

    他者的说唱

    风的插入

    嘶了吗

    词?

    毁了吗

    天堂的高度

    神作为人

    的尺度

    诗乃杂处

    2020

  • 上一页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