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像是你悄然而来的那般惬意

    事无巨细,忙忙碌碌

    梦里的那般呓语

    道尽这生来离别的苦楚

    想是通透了般

    在我经历小众离别豁然开朗时

    你却还未曾开始历经

    默然的竟无法言语

    那眼圈深邃的让人沉沦

    都够装下我的一双

    可要那么远做甚

    又离这么久做甚

    初时勿自成欢也过

  • 从来就知道良心是用来喂狗的

    却一直麻痹着自己

    只因这世界太大,我始终漂泊

    却也触摸不到边

    偶尔累了,琢磨一二,

    看到彼此的过客,闲聊两三

    从来就知道良心是用来喂狗的

    所以

    也好想养一条狗

    可惜了

    没狗粮!

  • 无垠的夜里,想数着星星

    念着你,如梦里那般美好

    红艳艳的,似那催熟的果儿,可讨喜了

    还有那醇醇的味儿

    可惜了没有绵延出来

    你是否知道呢?我正在思念着的你

    如若自然而来,那该多好啊

    呵护好我的安眠

    想着,还是入了梦里去

    走在那稳当的道上,念着就道了跟前

    可还是捉

  • 没有由来的无从得知

    便是开始的一根枷锁

    准备亦是聊聊可笑

    迈开的一步便是沉重的

    随着朗朗的枷锁声

    哪怕,只是无稚的第一步

    只叹,也是一样的人啊

    等待着积累的尽头

    是否还能发现

    可以解掉的一头

    是否还能发现

    能有解开的那头

    即使那已结痂成骨

    无稚的龄

  • 引针穿过就红线

    如风衣裳来

    琉璃珍珠垂柳下

    百鸟来聚首

    青砖铺就新梨上

    声声步先到

    只需

    这一地逶迤的红线的那头

    能在你手中心

    那么

    这头的我

    便是一世的白头!

  • 曾经的那时

    行观花过走马

    如是轻狂来

    顺流吧,抑或是逆上

    循着佛前坐下

    因着他未来

    许下了一个愿

    逆上吧,抑或是顺流

    好久好久

    他来了

    还了那愿去?

  • 风飘摇,卷来的鸣虫和夏蛙

    微微略过,我如浮萍微醺

    送过来,你善舞的长袖

    不似银河,不是桥

    看着你,那张开的轻言

    我欲离去,踏上岸来

    好不容易才够抓住

    你在袖子的这头

    他在袖子的那头

    而我却在袖子的外头

    那是身后吧

    迎着风,我如浮萍微醺

  • 你偶尔犯着的淘气

    是我此生的轨迹

    那么短暂

    却又那么漫长

    忧伤如那莫名的季节

    绿了又红,黄了青

    又成了等待

    只是恋着静静的风

    过了脸颊缠绕着发

    让月儿在水中

    架上坐着靠着藤

    难得入了夜

  • 冰雪随意春风的颤动,

    流下的,

    从心旁划过。

    绿色放纵生命的开来,

    斑驳尺寸内的你,

    总是定格的侧颜。

    岁月,

    一根白发的天涯,

    总是牵绊,我颤抖的、追随的步伐。

    无妄的爱哟!

    终于执着地抚摸,

    夕阳下,

    你手里的方向。

    百尺的味道,

    风里送来

  • 晨润似春归,

    芽开迎午夏。

    愿得残秋阳,

    夜寂煮沉冬。

  • 12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