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由于督导扫黑除恶工作的缘故,我第二次这样近距离走进共库。

    工作之余,思绪里突然产生了要看看奇丽共库春景的念头。也许,在春风任意吹过流淌的这个地方,乍寒乍暖,绿间敲着闲窗,野花竞放,春天的景致应该别有一番韵味吧。

    站在共库存管理局的办公大楼前的水泥地,只见山中蛰伏一季的原始野性被春的脉动惊醒,

  • 严寒,铿锵的脚步

    踏响碎冰的声音,

    光冷得原本早起的人们,

    还在被窝里的酣睡,

    迟迟不愿意起床。

    昨夜,雪花调成飞扬的旋律,

    氤氲着缠绵悠长。

    在属于它的世界里,

    纵情恣意,漫漫潇洒,

    韵染成童年时最美的梦想。

    清晨,雪还在翩翩跹跹地下着,

    空灵婆娑,脚步

  • 站在霜降节候的门口,你会清晰地看到,深秋姑娘正在舞姿翩翩,用它的冷、它的瑟、它的风……,把山野打扮的多姿多彩,使它在岁月静逝中变手色彩缤纷、浪漫含蓄、深刻内敛,在时光的眼眸里流出醉人的一地诗意。

    就在这宁静缓和、韵味悠长的深秋里,作为秀美洪岩这幅山水画的观景者,我又如约而至,细心领略着它的一草一

  • “一层秋雨一层凉”。随着这几天下着的几场秋雨,天气渐渐转凉,既时秋阳竭力散尽自己的热度,欢快地在我们的指间舞蹈,企图在身上留下暖暖的踪迹与光脉的倩影,而料峭的寒凉却还是如期扑来,呆在家里不出门也还能感知到天气的清凉,大地的节候已不知不觉进入了深秋。

    我想,在这个时光凝重、收获丰盈的季节里,洪塘森

  • 方 靓

    清晨,穿着短袖衣服站在阳台,一阵凉风吹得整个打了个寒噤,下意识地看了一下手机,才知道不知不觉地又到了一年之中的白露节气。伴着这个富有诗意节气的脚步迤丽行进,一枚叶儿翩跹,一枚叶儿独舞,转眼便已经身处这枚叶儿即将凋零的仲秋了。

    在低垂的铅灰色的天空里,迷蒙的雨轻轻地在林间、田头,河面、

  • 走进流年的时光,

    无所事事,

    举目四下张望,

    发现儿时的我和几个小伙伴,

    摇摇晃晃地爬上小队果园的桃树。

    桃树三三两两,

    矮小的比大人高不了多少

    却挂满了青涩的桃子,

    枝被压得沉甸甸的,

    垂得让我们这些没零食的

    孩童馋涎又欲滴。

    于是,趁守园人没有注意,{

  • 记得孩提放牛时候,坐在山冈裸露的石墩上面,一朵美丽的白云挂在天空,闯入眼帘,那么飘逸轻盈,那么恬静迷人。

    “好美的云啊!”“如果它能再离我近一点,让我摘下来该多好啊!……”于是,总是幻想云能落下来,让我坐上去,带我云游远方,没有烦恼忧愁,用一颗简单的心,看尽世间故事,赏尽天下景色。

    也许是我

  • 深夜,站在自家房屋的二楼,透过皎洁的月光,看着披着朦胧月色沉睡已久的家乡,在时光深处,儿时家里的声音不时地传来,在耳边轻轻地回响。我彻夜难眠,在记忆里的长廊里四处张望,寻觅着曾经伴我成长的家影,任思绪在流年的回望中兀自徜徉。

    身处已远离我38年的光阴巷口,仿佛看到了我出生的地方——那栋特别简约的

  • 绿树阴绕夏始长,

    艳阳高照曲回廊。

    柔风微起杨梅动,

    满眼草绿一院香。

  • 清晨,五月初夏几声轰隆隆的雷声轻轻地从耳旁掠过,将还在床沉浸在睡梦中的我慢慢惊醒。接着,便是急急落下的雨点声在我的内心跟着情感流转,有些许清凉在内的落雨在心中泛起阵阵涟漪,还不时地从隔壁送来清脆悦耳、悠扬动听的鸟声,感到这个早晨十分地惬意,让整个人都身心通畅轻松愉悦。

    时光总是不停歇地向前迤丽行

  • 上一页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