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烟雨江南里,站在洪塘公园里的栈道向湖东面望去,不用细心察看,便可感知这湖在雨里早已生起了朦胧迷人的醉意。在任由淅淅沥沥的雨滴落入怀中在心海溅起朵朵水花的同时,湖东北角榭台旁的荷,惬意地在雨幔中轻柔地浣洗自己,任雨滴浸润花苞,扣击自己心弦,消弥心灵深处被伏热煎熬的那段愁绪,快慰地摇曳那清丽的姿态,好

  • 每年盛夏时节,在我们江南老家,在过去农忙“双抢”中,要抢时间把第一季谷子收割,把第二季秧苗栽下,整个过程包括六个重要环节:割稻、打禾、背谷、晒谷、打田、插秧,将近持续20多天。这20多天里,是我们农人一年之中最为繁忙、最为辛苦的时候。

    一丘田的禾全部割完,稻谷也全部运回家进行翻晒,接下来就要赶时

  • 在我们的家乡,一年田里要种稻两季。农历六月进入盛夏时节,日照时间较长,热度急聚上涨,气温几乎每天都在到35℃以上。这时,田野里早稻成熟了,在收割后必须赶在立秋前插好晚稻禾秧,否则会因光热照晒不够,影响秋季的收成。因此,在小暑大暑两个节气最热的夏天里,农村里家家户户,大人小孩全上阵,抓时间抢收早稻、抢

  • 辛苦劳作了一年,忙碌了一年,一家人在除夕围着桌子一起吃一顿丰盛的团年饭即年夜饭,既是人们的美好心愿,对年到来的庆祝,也是年俗文化的重中之重。因为,人们认为,团团圆圆吃个团年饭,这个年才算过的完整,明年家里就会事事顺利。

    在繁忙的都市里,在生活日益变好、家庭经济渐为殷实的今天,在小孩们的身上似乎难

  • 对于祖先的崇拜,在我国由来已久。在大年三十上坟祭奠逝去的先人,是古代祭祀在现代生活中的延伸,也是一项隆重的民俗活动,更是活着的人的一种义务和责任。

    在我的记忆里,无论多穷,无论多难,祭社是一种重于生命的形式。家乡的父老乡亲对上坟的事看得格外神圣重要,因为,在乡亲们的心目中,祖先是排第一位的,祭祖

  • 过去,穷归穷,过年的猪肉是必须准备的。既使一年到头吃不到一丁点肉,每到年关,也要杀一头喂养了一整年的猪过年,这是我们农村的风俗习惯。因为,只有年底杀了年猪,人们才能在过年的时候好好的吃上几顿肉。

    杀年猪,不是每家都杀得起的,它不仅仅是过年的需要,也是衡量一个家庭经济是否富裕的重要标志。

    腊月

  • 在我们村里,至今还有包年果的习俗,虽然年青人打工回乡后不太愿意,但年长的人们还在坚持这一传统。

    比起年糕,年果的名气实在小的可怜,现在的年青人几乎对它没有什么印象,似乎难登大雅之堂。而且,我们这一带各村风俗各异,有的包年果,有的包拦晒果,有的包清明果,外界对各村的风俗没有多大的影响,只是先辈们坚

  • 米糖,就是香甜可口的麦芽糖——我们家乡叫它为冻米糖。腊月里做冻米糖的风俗,在我们这里代代相承,基本上家家户户都要要做。

    由于糖不能在天热的时候藏着,且天一热就容易受潮板结在一起,所以要用冻米拌着,且用陶罐装着,上面用盖子盖好,防止外部的空气里的水份进入,使平时拿出来吃的时候还是那么清脆爽口。{p

  • 那时,打年糕的工序较为复杂,非常原始,尽是人工制作和体力活,不象现在,蒸好糯米饭用机器机制,一气呵成,只用刀切一下即可,非常轻松,且一年到头都有年糕卖。

    父母商定打年糕的日子后。按照既定的时间表,父亲便按照工序忙活开来。按照一定的比例,将糯米与籼米混匀后倒入大缸或水桶里用清水浸泡。第二天一早,父

  • 米糖,就是香甜可口的麦芽糖——我们家乡叫它为冻米糖。腊月里做冻米糖的风俗,在我们这里代代相承,基本上家家户户都要要做。

    由于糖不能在天热的时候藏着,且天一热就容易受潮板结在一起,所以要用冻米拌着,且用陶罐装着,上面用盖子盖好,防止外部的空气里的水份进入,使平时拿出来吃的时候还是那么清脆爽口。{p

  •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