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时候读书的情景早已忘却,读的第一本书是什么也无从记起,只知我的小学一、二、三年级是在本村小学上的,四、五年级是到邻村倪家村小学上的。

    在村里读书时,早晨要将家里的牛先赶到村里后山上,再回到家里吃早饭上学,中午又要帮妈妈带弟弟或妹妹,整天除了人坐在教室里外,玩伴多了不少,书却没有读到多少,考起试

  • 在我们地处江南丘陵的乐平,一到春天,温柔恬静的南风就会探出自己的头四处张望,在一方暖阳里不时地伸出似婴儿的小手,柔柔地摩挲着我们的脸庞,让我们从心里生起对一年生活的憧憬和盼望。躲在房壁燕窝里的燕子们叽叽喳喳,不时地惊得一下在屋前快速婉转飞行,在浓浓的绿意中争相展示着优美的舞姿。在料峭的春寒中,沉睡一

  • “耆德村里的一栋老房子里有一颗千年牡丹,现在是花期,正是牡丹花盛开的时候,又是雨季,再不去赏看,过几天花就要谢了”一个同事到我们办公室请教问题的时候顺带说了一句,还打开他的手机,给我看他拍的几张牡丹花容的图片。

    “哦,我在耆德扶贫都一年了,还没有听到他们说过,明天就去扶贫,顺便看一下这千年的牡丹

  • 在孩提的时候,我根本不知道在春天里父亲经常赶着牛、扛着犁、驮着耙往田坂上去的意义,也无法明白立春、雨水、惊蛰、春分……等二十四节气的含义,甚至哪个节气种什么农作物也不清楚,只知道把种田作为生活唯一来源的父母亲每日每夜里在田里干活,然后才有了我们这干儿女饭碗中填饱肚子的白米饭。

    在山雀子将春衔到江

  • 在寒冬向深挺进的时候,正是春节封城的时候,枯荷的茎干别无所求,默默地站在稍微浑浊冰冷的水里,任寒风无情地吹剥自己,看着时光从指缝中无声地溜走,耐着性子静等春天的来临,在新荷出水完成的使命。虽然冬天快要到头,进入了七九,有时在灰朦的天空上还照出一缕阳光,却感觉不到一丁点儿暖意。寒风越过水面,好似发出一

  • 下了一个多星期的雨丝还在滴嗒滴嗒地一个劲地往地上落,没有一丝阳光透过云层射到已灰暗低迷至今的世界上来,阴冷、潮湿成了代名词,难以翻阅出每个生命希望,岁月的坎坷,变成了对人生的感悟和真情的悸动。

    夜深了,我还坐在电脑桌前,在脑里用尽思维回忆院里一年来的工作,用word文档写领导要在人大会上所作的检

  • 这次卖谷,是1993年夏天,正是我收到上饶师范专科学校通知书的那个盛夏。同时,收到的一纸薄薄的入学报到须知上写明:每学年交学杂费1200元。还有住宿费、保险费等,加起来要交1500多元。到了学校,还要买点日用品,加上第一个月的生活费,算了一下要一次性带去1800元钱。这对于一个农村家庭来说,就是一个

  • 在办案点上,晨起无事,还有一段时间吃早饭,趁着等的空儿,暂时远离工作繁杂,在点内走几圈,任悠悠的又长又寒的冬风在耳边吹过,感受一下冬的严寒厚重的意境,在这片刻之中安静地活在自己的心灵世界里,不失为一个不错的选择。

    也许岁月是无声的,也是静美柔软无比的,任时光的年轮在它里面兜兜转转,在低眉浅笑中沉

  • 在烟雨江南里,站在洪塘公园里的栈道向湖东面望去,不用细心察看,便可感知这湖在雨里早已生起了朦胧迷人的醉意。在任由淅淅沥沥的雨滴落入怀中在心海溅起朵朵水花的同时,湖东北角榭台旁的荷,惬意地在雨幔中轻柔地浣洗自己,任雨滴浸润花苞,扣击自己心弦,消弥心灵深处被伏热煎熬的那段愁绪,快慰地摇曳那清丽的姿态,好

  • 每年盛夏时节,在我们江南老家,在过去农忙“双抢”中,要抢时间把第一季谷子收割,把第二季秧苗栽下,整个过程包括六个重要环节:割稻、打禾、背谷、晒谷、打田、插秧,将近持续20多天。这20多天里,是我们农人一年之中最为繁忙、最为辛苦的时候。

    一丘田的禾全部割完,稻谷也全部运回家进行翻晒,接下来就要赶时

  •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