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喜欢你的笑

    艳丽佛如露珠

    朵朵的花开

    鲜妍的迷魂心窍

    这样的笑

    打第一眼起就刻在了心上

    从此不再忘记

    那是水的映影 风的轻歌

    我喜欢你的温柔

    绵润似喁语

    备至恰春风

    柔情得会把人融化掉

    这样的温柔

    初识时就烙上了印记

    从此就时刻渴望

  • 淡妆的云彩映牵层巅的雾

    氤氲成海

    时卷时舒

    钓出了晨阳的笑脸

    万道霞光铺成七色的彩

    轻沾朝晖晨露

    写满欲说还休的红笺

    夏花灼灼

    清欢几许

    迷眼的绚烂绘成你素雅的模样

    微风吟诵清香

    音䪨成道道诗行

  • 缘于汉水情结,总要措时走走汉江的。每每游走于汉水,接连城池的水湄地段的绿色长廊都会有延续伸展,郡镇治所,大抵如此。乐山亲水的人群挤满堤岸,朝晚之际,更是热闹非凡,或行走,或伫立,或弹唱,或说笑嬉戏,各得其所,愉悦欢怡;搗砧浣衣的征人妇妪于江边自然的排列一线,逶迤生趣;不时有蜻蜓点水,戏蝶翩舞,鸥鹭盘

  • 那一年,我们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相聚一起,来到陕南的一个小镇,开展所谓的社会实践活动。

    终因“天命”难违,我与小刘、小李一道被分配到环境最为艰苦的一个村上去工作。

    三月初的一天,我们三人不太情愿地相约到村上去落实年度扶贫计划,背叛午饭,一路小跑着去赶船,等了二十多分钟,船公才慢条斯理地掉

  • 一篇随笔,竟然两天都没读下去,并非文字的青涩,只是精力不济,眼看着文章,心却不得宁静,总是回旋浮现着这样和那样的潜影,似悬花一现,只作短暂停留,其实很不完整。

    不知从何时起,多虑构成了我的精神世界,哪怕一件很小的事,都会立马触动我的神经,如此以来,实务或虚晃过后的心神不定,借以一些闲聊、游戏、电

  • 七月流火,清秋又至。热闹了一季的燥动,渐趋平淡。烤熟了的庄稼努力的走完最后一程,剩下的就是等待期盼的农哥收获。

    没能忘记这一季的艰辛跋涉,总是热烈地簇拥在周围。荷月中,没有福气欣赏临近500多亩的荷田,却厮守着案头的白掌思索前前后后的无尽心事。荷的柔洁淡雅亦在这一盆的风景中,充满了整个屋子,绽放

  • 我时常被一种恐惧笼罩着,感受世事艰难,心情特别地不愉快,每到伤心处,独自一人紧闭陋室,默默地数落着如麻的心事。

    这段时间,天色总是阴沉沉的,失去了往日热烈的阳光,中秋刚过,就给人一头冷峻的雾水,竟下起丝丝细雨来。时值壮月,本是秋雨连绵的季节,渴望雨露滋润干渴的大地,可一但来了,却又勾起雨季里来自

  • 多雨的夏日悄然离去,秋天的季节款款而来,明天就是立秋的节令了,显然我的思绪或是因了季节的变化,又回到从前的那个秋了。

    总是琢磨着能释放出更多的热量和激情,来润色粉饰现实的生活,但一直悬着的心如断了线的风筝,没有办法把持它飞行的方向和尺度,只能看着它的影子,而终不能放回心田加以很好地把玩和赏悦,然

  • 临行间隙,旻空却飘起了毛毛雨,复回楼备其雨具,可念太过麻烦,遂冒雨驱车向单位驰去。行至新效东路,车辆赌塞,寸步难行,似田螺爬行的车流估摸已堵了一条街了。急着上班的人都窝着火。行进了百余米时,才发现该路段又在挖路补路了,便招来路人一阵谩詈。

    霎雨益渐消微。虽已为中年,可似愤青涤染,难免心中不快。其

  • 节序惊移,飘略春阳,滑越浅夏,滚落在六月的热怀里。小立黄昏,持一柄团扇,摇拽泠风清凉。

    抬望眼,潲雨洒挂轩窗,竟不知何时。有溦来袭,亦是这般幽软,迎迓柔绥丝段,点点线线,附于琉璃,轻浞思绪润绵,牵出几桩六月散事。

    聪灵娇女,视若掌上明珠,因生业之要,总聚少离多,甚慰历次欢快,都会留我几多惊喜

  • 1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