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地名志故事系列:

    月庄村,传说最多的古村落

    沂源县鲁村镇月庄村,位于沂源县西部23公里处,东邻杨庄,南边为72崮之一的涝崮顶,西邻楼子村,北方与南泉和泉峪搭界。海拔较高,素有淄博屋脊之称。村庄四周群山环绕,村庄地势相对平坦,有800亩水浇田,土壤肥沃,属于典型的盆地地形。月庄村,村子不大,文

  • 爱情真的

    不能说

    谁会知道

    只是那么漫不经心的一瞥

    注定

    要在红尘俗世中

    与你演绎

    一场悲欢离合

    明知道没有结果

    也知道注定是一曲悲歌

    我依然

    像飞蛾扑火

    只因前世

    我欠你眼泪一颗

    只好在今生

    用所有的泪水

    来补偿上辈子的因果

    你总

  • 文/玉竹琴韵

    古往今来,人的境界有高有低,成大事者,必有大格局。

    我们的生活中,到处是“聪明人”人,他们精明圆滑,深谙世事,在生活中混得风生水起,他们投机取巧,不择手段,牟利暴富,豪房名车,人人称羡,这些所谓的聪明人,是小聪明,最终落得锒铛入狱的下场。在他们眼里“老实本分”的人简直毫无用处,

  • 沂源又一个百岁老人离去(普通人的普通故事)

    文/玉竹琴韵

    -------历史不必全记得,全记得就难以抛下昨天;但历史更不能全忘记,身为和平时期的我们无法体会革命先辈一样放弃一切而去追求和平真正的意义,无法像革命战士一样义无反顾的去追寻真理灼见,但是,我可以理解新中国的来之不易,明白前辈们在非

  • 早春,万物复苏,稚嫩的草芽从土壤里钻了出来,迎着朝阳,挂着朝露,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色,然而,邻居小崔皓,挺阳光帅气的孩子,出了车祸了,左脚碾没了。

    花一样的年华,家里的独苗苗,以后这残废了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崔皓康复的日子,挺坚难的,医疗费东凑西凑,最后为了安义肢还贷了款。撞他的那个肇事车主,

  • 乡村的清晨,偶遇白雾茫茫的天气,四周云雾缭绕,如临仙境似入梦幻。--玉竹琴韵

    在雾里行走着,细小的水珠敷在了头发上面,渐渐的润湿了发丝,沉甸甸的垂在耳侧,雾还是挺调皮的,无声无息的在身边雀跃,淡淡的在身边萦绕着。

    我有一点点兴奋,是因为平凡的我随薄雾进入了缥缈的仙境,我喜欢这样朦朦胧胧的感觉

  • 久不写文,是因为伤感,无奈和落寞。。。玉竹琴韵

    今夜的雨

    带着春雷的轰鸣,带着丝丝的心事,惆怅思余,生活被初雷凭空的就扰乱了,不知从何时,也不记得从何地,,,,

    人生煮雨,在思索里慢慢熬煎,翻滚了38载,无论得到还是失去,都不愿无辜惊扰内心的宁静,就如,与一个人不期而遇,与一颗心温柔相待

  • 雪,铺天盖地,喜欢雪,却不喜欢冷,茅盾为载体的世界本来就是如此………玉竹琴韵

    雪花,晶莹剔透,漫天飞舞,世界早已铺上了一层白色纱衣,棵棵伫立的树裹上一件白色外套,纯洁无暇,心也变得清宁。

    白茫茫的视野里,天和地的界限并不是那么清晰了,只是白与白的交替,晕染成一种单纯的颜色,,显得特别空灵,站

  • 窗外,一场雪不期而至。用静心的姿态去赏析,去感触,雪飘落在地上,飘落在窗上,飘落在树丫上;身姿非常的轻盈,仿佛不忍心惊醒这尘世的浊梦,是那么的轻灵,是那么的玲珑。雪花纠缠,让灵慧交融,伸手,一朵晶莹揽进手心;融入心房,心骤冷,融入血液,血已冰凝。

    片片雪花像一个个白色的精灵,摇曳着轻盈的身姿翩翩

  • 夜深人静,难以入眠。被心事打搅,用寒冷入骨来虐待自己去克制内心痛苦的侵蚀,……玉竹琴韵,悄然披衣,穿过一片树林,踩着崎岖陡峭的山路,爬到了枯草丛生的半山腰。在一块凸起的岩石上,我默默地坐下来,刺骨总不比烧心让人可以忍受。山下,村子仍有星星点点的灯火闪烁,像瞌睡人的眼;山上黑魆魆的,没有一丝光亮,有些

  • 上一页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