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尘有梦,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挥不去的是留在心头的眷恋和情愁。花开花谢,当所有繁华落尽,到头来一切过往都成烟雨,随了流水,随了月弯。山峦与流水的相惜,星河与晓月的相对,一天涯,断不了的两两无言。烟云流转的时空里,任秋水洗尽沧桑,不计梦里花落知多少,且听风吟,把那温情的日子涅槃成诗。

    藏头诗

  • 走进三月,便是空气化清新,阳光变暖的芬芳,亦如与这山河澄碧的春光相遇。微风轻浮,我在诗意的国度里等一场盛世繁华的开落。一朵洁白的云,一树初开的花,一株嫩绿的草,那些时光给予的光彩,每个点滴都让生命清朗。

    朋友要往安徽去送一趟货物,邀我同去。我思考再三,最后欣然前往。这些年,时刻着眼于手头上的事情

  • 每一朵花里都栖息着一个恬静的灵魂,包藏着绽放的秘密和爱------写在文前

    我和她的结识,完全是一个意外。

    那一天她打错了的电话。当时,电话那头里传来是一阵很好听的女声。我说了没事,她为了表达心中的歉意,不断致歉。平时打错电话的人也有,我常付之一笑,但这个姑娘的举动,倒让我有点不自在。

  • 门前的柳树吐出新芽了

    在我身后是花香四溢的风情

    亲爱,你所看到春风的样子

    已经把嫩绿种在地面更高的位置

    有些人,正和岁月一起走进江南的三月

    ……

    我做了整个冬天漫长的梦

    然后从一首涨潮的长诗里醒来

    那些被抚摸过的花枝、风声、冷月

    那些被擦洗得干净的杯盏和夜色

  • 1 常常想,如果没有文字的牵引,我们又将会是以怎样的形式遇见。想来,没有一个独白可以那么深刻的描绘,那份在文字里寻觅到的美好,寻觅到的只有你我读得懂的欢颜。文字,是一朵开在心上的花,或妩媚或妖娆,都吐着自己独特的芬芳。那么,我愿采撷下这朵心灵之花,种在窗口。洒满尘香的流年里,愿与你隔窗相望,永如初

  • 在多少年的潜意识里,我是偏爱秋天的。时下,她正以静默的姿态演绎自己色彩斑斓的盛景,高远的蓝天上有悠闲的白云飘过,望不到边的田野里会翻滚着金色的稻浪,池塘清澈见底,倒影出草木还在葳蕤着的身影,其间还夹杂了几朵各色小花……

    不是图画,胜似图画。有些东西是无需声音表达的,却震撼人心,留下难忘的一笔写意

  • 《空间》

    茫茫人群,滚滚红尘,行走在时光纵横交错的阡陌之上。一程山水的匆忙,难免会错过沿途中的风景。

    那些日子的烟雨和斜阳,皆成了一个人的最静谧的光景。于是,每个诗意,每个情感的因子都是你。于是,你做了那宋词间的一朵青梅,抑或是唐诗中的一笺兰语。

    也许只有在这样的相逢里,月光才会摇曳如水

  • 1 用一场相见恨晚的相遇,辟下一畦茵茵的绿洲;用一丝酩酊如醉的情意,种下一帘没有出口的梦;用一种真善美的感情,守望一段流水照月的时光。文字于我,永远是那一阵“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暗香,让人沉醉不知归的路。尽管,文字记述了我内心无数情感的表白,但它仍然是它,我是我。

    2 生活

  • 雪小禅的酷,在于她会捣腾。刚给你点燃一团烈焰,又给一杯冰水,浇灭。她一直在她薄细的神经质里闹腾。因为太薄,反而藏得更深了。然而,你还是不可抗拒的喜欢,物有所值的喜欢。我知道,不该这样评说她,尤其是对一个有着艺术气息的人更甚。

    初读雪小禅的《南方小镇》,就像是在翻越一座心的山梁。时而舒缓,时而让人

  • 烟花三月的时节,春色渐浓,阳光正好,空气中氤氲着清新宜人的味道。

    临街的商铺里,陆续传来招揽生意的音乐声。不错,是一首丝竹悠扬的《白狐》。熟悉的旋律,舒缓婉转,仿佛迎面走来一位楚楚动人的女子,深情款款,又黯然神伤。

    情到深处,看我用美丽为你起舞;爱到痛时,听我用歌声为你倾诉。然而,千年的等待

  •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