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地下能有什么?

    那漫长的夜晚——

    难见美之所在;

    根在暗里摸爬……

    它让找的答案——

    沿根茎攀上来,

    且以花叶硕果——

    摇动在阳光下。

  • 我有如此多才缘我早起——

    才撑起浅红色的窗格子,

    才觉着一阵轻风送屋里,

    才嗅到飘悠清香的茶叶,

    才望见树梢在风中摇曳,

    才聆到鸟儿婉转的清啼,

    才察晓晨曦正斜射过来——

    将瘦长的树影贴在墙壁,

    才知赶早的人路过这里——

    和木屋里的人相互致意。

    --

    我有

  • 需要怎样的净度——

    才有那贝珠晶莹?

    而跳跃着的孩子——

    就如珠光在环萦;

    这圣洁的宝贝啊——

    就请嵌入我心中;

    不只因锈蚀的犁——

    需要泥土去磨亮;

    不只因低矮的房——

    需要透光的窗棂。

    需要怎样的成色——

    才堪与赤金抗衡?

    纯真是灿灿黄金,

  • 就让我们潇洒地让去,

    给那些幸福中的恋人——

    将阳光雨露抚摸过的,

    在花园妍放的郁金香;

    请寻觅于寂静的夜晚,

    沿一道矮矮的篱笆墙,

    可有夜来打开了香囊?

    就让我们绕过这池溏,

    让给正在解渴的牛羊,

    请寻觅沿窄窄的田埂,

    那茎草一样沁出清凉;

    也请让去寒夜

  • 咔嚓一声突然断开——

    搁置在堤坡的条石;

    惊扰了石上两颗心,

    正背对着背地呼吸;

    其实就算石块不裂,

    他们也会照样分离;

    因缝隙裂开在心里,

    它让爱情进入休憩。

    --

    还是这堤坡的断石——

    竟从断口生出花芥;

    花芥之蕾盈盈绽放,

    且将断口细细缝密;{p

  • 我从洞庭之水赶来,

    轰呜将我轻轻托起,

    我望到突兀的峰峦,

    仿若巨齿连在天底;

    而一只巨轮沿巨齿,

    正铿锵着徐徐碾移……

    当我降落一山峦旁,

    才从人们的指点知——

    那巨齿之上的巨轮,

    是东方老人绘的圆,

    一挥手便哐嘟闪熠……

    来吧你这东方轮子,

    我已变

  • 妈妈想逗我,

    一奔墙上游,

    脂玉凝胸窝,

    乳汁胀房悠;

    日斜西落去,

    腹内呜咕噜,

    快快把腰弯,

    仰痛我的头。

  • 满满的一缸水混着,

    那太阳静静地照着,

    那水开始分出清浊——

    那清在太阳下亮着,

    那浊在缸底下昏着。

    --

    悠悠世间真假善恶,

    犹满满的一缸清浊,

    当时光经沙漏滤过——

    那善在空气中传播,

    那恶在泥沙下沉落。

  • 早已朽了哟我的篱桩,

    哪款得起您的猪娃们……

    我这就得向您借柄斧,

    赶紧伐竹把那篱笆稳;

    至于啃残了的苞菜青,

    您瞧它还留着蔸和芯,

    只要早晚洒水施肥勤,

    它会绿得以前一样浓;

    还有已夭折的地瓜藤,

    恰巧储有剩种一小盅,

    只惜要过六月大暑天,

    您才品到我的

  • 假如世上有一只耙子,

    它明白夏须凉冬得袄,

    也知贫富悬殊非世道;

    那么它只要轻轻挥举,

    就能把灿烂的金元宝,

    耙向衣单穷人的需要;

    假如世上真有这耙子,

    想必会有人静静等候……

    瞧那耙子在挥舞闪耀;

    假如世上真有这耙子,

    那聪明和愚蠢没两样,

    也无需为生计

  • 123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