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风屏住呼吸声

    把微弱的气息给了雨声

    我凝视大地的苍生

    有颗珍珠正在滑落人间

    原来你可以凝月

    却不能垂泪

    ——题记

    人们还没有从夏热的回忆里缓过神来,秋天滴滴答答的已经哭啼了一周,深深的体会到了“天有不测风云”之意,好不容易天放晴,朋友圈又被心情刷屏了,关闭朋友圈已经一周

  • 而立之年,还未婚嫁,也许在大点的城市,不足为奇,可是在我这样一个数不上线的城市里,尴尬至极。

    小学同学的孩子上小学,中学同学的孩子上幼儿园,大学同学的孩子咿咿呀呀叫爸妈,朋友圈被辛福的画面刷的不要不要的,曾经的我还写写心灵鸡汤在空间里晒晒,现在的我,自从出版散文集后,突然不想再去涂鸦文字,才女的

  • 文/凝月垂泪

    这个季节,注定是一个多雨的,滴滴答答一直落个不停。若在江南,雨打在古典的瓦檐上,落在爬满青藤的院墙上,再听着芭蕉配合雨的节奏,是很难得的浪漫,或许在这样的一个时间里,一个人便会没有了昔日的孤独,是欣慰的。

    雨过后,微风拂过,淡淡的花香沁人菲。轻启窗扉,卷起珠帘,任微风拂过长发、

  • 三月的阳光,有些霸道的冷,毛毛细雨在春风的陪伴里淋湿城市的每一寸土地,我迎着风,我顶着雨,沿着翠湖边上一路步行回家,路上有些冷清。

    思绪如风,如雨,回忆把雨当作水幕,画面清晰的不能再清晰.

    曾记得,那个深冬,我们初识,没有特别的剧情,也没有一见钟情的那种冲动,只是这样在茫茫人海认识了。

  • 相逢是首歌

    岁月的轮回总是转的太快,让人来不及去握手挥别,哪怕是一个简单的拥抱,彼此便各自天涯,曾经我们都是一群天真的孩子,那时候的梦确实装满童话,走出那个让人现在特想再进去的校园,十年就在太阳的东升西落里过去了,再次相见,脸上多了一份成熟,肩上便多了一份责任。

    还记得曾经即便是同桌,也不曾

  • 夕阳西下,最后一丝余辉照在李满贯褶皱的脸上,他望着远方的天边,长长的叹了口气,嘴角却有一丝淡淡的微笑...

    身后的麦子像一个个可爱的孩子一样,整整齐齐的在地里站成了一排,手中的镰刀也疲惫的躺在田里喘着气,老李慢悠悠的从口袋里掏出了旱烟袋,又拿出陪了自己大半辈子的烟斗,娴熟的装好烟,掏出打火机,点

  • 人心间有没有一种解药

    能覆盖是非恩仇的喧嚣

    屠俘了焚寂的剑鞘

    斩不断 这一生的桀骜

    往后是阴霾

    往前是山隘

    想逃也逃不开

    命运再主宰

    执着的心也不会更改

    ----题记

    文/凝月垂泪 QQ:376883153

    喜欢这首《剑心》,不是因为追星,也不是因为追剧

  • 花开若相惜,花落莫相离

    我说: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为了久别的重逢。你说:我许三生三世的情愿与你相守。我说:爱上一个人,便会爱上一座城池。你说:尘埃落定,时光里只有你。我说:许你一世的温柔,不离不弃。你说:一诺千年,不负如来不负卿!

  • 惟愿 安好【之秋】

    红尘烟雨相思泪,相思飘渺情无罪。

    繁华落尽凄凉待,孤独一世心漠哀。

    沧海桑田身疲惫,天涯海角渡无奈。

    孤鸾照镜影成对,朱砂半面玉脂垂。

    题记

    文/凝月垂泪

    吟红尘,虚无如梦,叹人生,繁华似空,一指流砂,落寞了谁的容颜,苍老了谁的桑田,曾记得你的长发拂过

  • 今夜,我抚琴而悲,弹不出昔日的流年,弹不出天长地久,更弹不出一生一世,唯独能奏出那断肠的凄凉。

    题记

    文/凝月垂泪

    风月戏说着冬的流年,置身于琼玉纷飞之中,有一种淡淡的忧,寒风抚发而过,隐隐的有些疼,年复一年,四季总是在无情的替换着,一颗心在时间的轮回里疲惫不堪,厌倦了繁华,也忘记了沧海

  • 12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