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鹧鸪天*为娘十赋鹧鸪天

    作者/清逸幽兰

    (一)

    寂夜桥头望北川,为娘首赋鹧鸪天。

    怀胎十月薄冰履,分娩凌晨血泪缠。

    破衣补,剩羹餐,用心护得女周全。

    粗茶野菜驱风雨,终日奔波从未闲。

    (二)

    雪落煤城四野寒,为娘又赋鹧鸪天。

    村头荠菜裹饥腹,灯下银针映瘦肩。

  • “疫”线上的铁路蓝

    文/清逸幽兰

    春雪飘舞在寂寥的旷野上,街道上霓虹灯无精打采的闪烁着。红灯笼的亮光,被寒霜一遍遍覆盖着,漫涌着哀伤。矗立在站台上,望着光秃秃的树丫,隐隐约约听到焦渴嘶哑的声音在广播着,心里瞬间卷来一阵寒意,如不是远处偶尔传来零落的爆竹声响,我竟忘记了还在春节之中,面对突兀而

  • 旗袍是流动的山水画

    文/清逸幽兰

    晨曦微露,几缕淡金色的光芒便斜铺在桃花岭上,粉面娇羞的桃花漫过山岗沟壑,醉了游人的眼,还有鸟儿的咽喉。行走在美丽的乡野,感觉空气都是香甜的。忽见不远处桃林里有人影攒动,一顶顶淡雅的花伞在林中飘动,伴随那些身着旗袍的女子穿行于山间小径,那走路的样子似有缕缕花香

  • 最美的遇见

    文/清逸幽兰

    晨光中,列车沿着陡峭的岩壁,缓缓地穿行在秦岭的群山与隧道之中,一路上,我半赏风景,半浏览微信朋友圈。车停靠在青石崖车站时,我推窗远望,无意间发现线路旁一树树浅素嫩白的梨花开得绚烂。隐隐的风飘来甜甜的花香,细碎的阳光从指缝间滑落,光影流连,像极了爱人的深情一瞥,温柔而

  • 渭 水 桥 边

    文/清逸幽兰

    紫萱家住在渭水边,河的两岸有樱花和桃树林,春日里粉红的樱花映入碧波中,更显出河岸的俊美和静谧。每年开春,河边的居民除了健身外,还喜欢欣赏这里明媚的景色!紫萱和先生只要有机会就会到河边树林散步。有时也会踱过东岭的廊桥,到对岸的石鼓山欣赏迷人的夜景。

    今天傍晚,

  • 情暖花溪谷

    文/清逸幽兰

    我是无意间在朋友圈看到宜君花溪谷图片的,感觉那里山水如同仙境般。惹得我心里痒痒。总幻想能着一袭白色长裙,在那铺满花瓣的路上和洒满细碎阳光的花海里欢歌起舞,体味一下那最美的色彩。可惜她的美却一直在我的梦里徘徊。

    说来也巧,七月我应铜川文联邀请回铜川领奖。在回去那天

  • 朱顶红开了

    文/清逸幽兰

    进入腊月,嗖呼来去的西北风已荡尽了银杏树的黄叶,站在窗前也只能看到光秃秃灰白的树干在风中孤立;就连女贞、松柏这些植物也尽收色彩,冬眠似的无情无绪地立着;百花凋零,一年的花事仿佛就这样结束了。然而,当我走进阳台晾晒衣物时,却意外发现墙角那盆朱顶红仿佛被寒风激发了斗志,

  • 清明的雨

    ---谨以此文献给我已故的父亲

    文/清逸幽兰

    走在泥泞的乡间小路,眼前晓雾笼罩着整个村落,几树鹅黄在雨中摇曳。一座座房屋静卧在雨中的山坡上,梨树下一地落瓣带着丝丝冰凉,山野裹挟着一点凄清的味道。也许上天知道是清明,是世人祭奠追忆已逝亲人的日子,便早早以雨为泪,为我们洒落一地的哀

  • 如果天上有朵白云,那一定是老父亲慈祥的笑容。如果天上有一颗闪亮的星星,我知道,那一定就是我最亲爱的老父亲,挂念女儿的眼睛。

    题记 ——清逸幽兰

    静静的坐在窗前,默默地翻开相册,看着父亲的照片,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不由自主的往下掉,望着老照片上父亲那刚毅、苍劲的面孔,绵绵的思绪就像电影一样在

  • 虞美人*春雨

    词/清逸幽兰

    楼前细雨妆新草,枝翠桃花俏。

    一窗孤影默无言,依旧枕书浅唱,忆流年。

    烟波琢句春心在,幽梦何人解?

    秉风拈韵柳丝深,只把浮尘思恋,素笺斟。

    虞美人*春思

    词/清逸幽兰

    春风入院花枝俏, 红蕊霞光照。

    小笺轻渡抚琴弦,犹入故乡风月,似当年

  • 上一页 1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