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自古以来,在传授技艺上就有“留一手”的说法。幼时听到这样一个故事:隋朝末年,一对姑表兄弟——秦琼和罗成在一块切磋武艺,两人赌咒发誓决不留一手。秦琼说,如留一手就让我死在千斤顶之下;罗成说,如留一手就让我被乱箭射死在淤泥河。尽管如此,两人还是都留了一手,秦琼留了他的杀手锏,罗成留了他的回马枪。结果

  • 宝鸡因一个优美的斗鸡神话而得名,不知是确有历史依据,还是后人的穿凿附会,在市区东部的陈仓乡,至今还留有斗鸡台遗址。在斗鸡台遗址重建斗鸡场,以丰富群众的文化生活,这似乎无可非议。但当我听到创建斗鸡场的消息时,心头却为之一震,生出两个忧虑来。

    忧虑之一是:“斗鸡”这个词,在历史上的名声并不怎么好,它

  • 有一句俗话说:“凤凰下架不如鸡”。可是,在西方国家,总统或总理下台之后,反而更值钱了。广播电视要采访他,报纸出版社要他写回忆录,商业公司请他当董事或顾问,都还要出高价 。据报道,美国里根总统下台后,演讲一次可得50至100万美元;英国铁娘子撒切尔夫人下台后,在不久前的香港之行中,光出场费即发表40分

  • “尊重知识,爱惜人才”,人人会讲。但真正实践起来,却并不容易。而像武汉市东西湖区委领导那样,敢于大胆聘用被别人以所谓贪污罪名赶下台的人才,则更为难能可贵。

    事情发生在前年。武汉市油厂43岁的厂长因“受贿”问题,被油脂公司开除党籍,贬为庶民。可是,这位政绩累累,才华过人的厂长一下台,就被邻居——东

  • 当房屋改革之风在全国劲吹之时,长期以来住房困难的居民们欢腾雀跃,以为这样一来自己即可喜迁新居,那些为大家所厌恶的少数人多占住房的不正之风,也可为之一扫了。可是改了一阵,住房情况虽有好转,但多占住房问题并没根本解决,一些人多占住房情况依旧,而且已通过各种渠道使之变得合法化了。

    为纠正少数人多占住房

  • 前不久,我的一个早几年调到南方的老部下犯罪入狱,并被判刑一年。消息传来,我心头一惊,颇觉意外。但细细一想,翻翻历史,犹觉必然。继而反省自己,身曾为其上级,深感难辞其咎。

    咎在过于宽容。

    他与我共事时,年纪轻轻,性情莽撞。故尔我诸事多取宽容态度。有一次,他为了多买紧俏商品,竟私改计划内批审单,

  • 鲁迅先生的杂文中,曾有“打杀”与“捧杀”之说。压制、打击可以扼杀一个新生事物,这是可以理解的;而吹捧、表扬也会引出压制、打击同样的结果,却是人们很少想得到的。

    记得1980年农村改革中,浙江乐清县中年农民周仁正跑到永嘉县张溪乡,承包起了3000亩荒山,成为省内林业承包大户。于是报刊、广播围绕周仁

  • 人生难免遇到升沉、贵贱、荣辱之事。此时:大悲大喜者有之,洋洋得意者有之,抑郁终生者有之,而能泰然处之者却为数不多。

    近看一则关于菲律宾总统阿基诺夫人重返平民生活的报道,阿基诺夫人就是这样一个人。报道说:“在6月30日权力交接前的最后几天,总统府辞旧迎新的气氛越来越浓,阿基诺夫人的照片开始从各个办

  • 旧时戏剧界有一句口头禅,叫做“一招鲜,吃遍天”。意思是说在表演上,有一个过人的绝招,即可走遍天下。这句话,在文革中曾被有些人连同“一本书主义”一起,作为名利思想的典型批判过。可是,认真思考一下,这句浸透着老艺人生活经历的格言,并非全无道理。

    “一招鲜”的“鲜”,是指在某一方面的表演艺术新鲜、拔尖

  • 最近,机关进行纪律教育,议论纷纷之中,我忽然想到河堤,思想犹如冲决堤坝的洪水,汪洋恣肆,不可自制。

    河堤有何用?据历史记载,从上古的大禹治水时就有了堤坝,大禹的父亲鲧就是用堤坝堵水的方法治水,没有成功而被舜处死的。以后的历朝历代,加固江河堤坝的记载不绝于史。“老祖先”的这些劳动,当然不会是无功的

  • 上一页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