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面对这样的女英雄,不知从何说起,只知你与那朵木兰花一样,翠筱含烟。

    你的房间简朴的很:一张床,一架织布机,一张桌子,几把椅子而已。看见你坐在织布机旁,拿着一把神奇的梭子,引蝶穿花,丝丝春意早已诞生。看着一条条细线,眼都花了。执起把闪闪发光的剑,把它挥得呼呼生风。你的英雄梦似乎是从这儿开始的。{p

  • 一整天了,头顶上的电风扇都在吱呀吱呀地响着,似乎想驱逐尽炎热的空气,送上阵阵清凉,可惜,只是在搅着一团燥热不已的明胶。风,是热的。

    天黑了。像被泼上了钻蓝的墨。有一只无形的手挂上了星星,似花却无香。月亮从云边探出半个脑袋来,皎洁的幽光点染着边上的云朵,像一条丝带飘散在天际。灯亮了。寒光围绕着“冰

  • 那只蜗牛,被我捉来了好几个星期了,一直关在玻璃瓶了,一定特别无聊。

    这个星期回家,把瓶子洗了,换了片给它吃食的叶子,再将蜗牛轻轻安放在叶子上。我原以为这个小家伙会特高兴,憋了一个星期,终于有一片新鲜的叶子了。

    刚刚安顿好的蜗牛渐渐将它的脚舒展开,牢牢地吸着叶子。富有粘性的脚在叶子上慢慢地蠕动

  • 韦应物云:春潮带雨晚来急。可不是,今年的雨水已经“涨”上了墙壁,湿漉漉的一大片。

    话说这天可真够闷热的。坐在座位上安静地写作业,手中的笔不由地下滑了几分,指缝中湿湿的,粘粘的,特不舒服。停笔一看,原来是出手汗了。深深的指纹中显露着一条条明亮的光带,像一弯溪水沦陷在峡谷之中。正值春季,就有同学开起

  • 早上刚起,就隔窗听得大雨连绵之声“哗哗哗哗”很是痛快。

    登阳台观雨,清爽之气油然而生,倒下出了个雨中的奇幻世界。

    正值晚春,花朵大都谢了,叶儿便越发苦长,门前的几棵樟树有两层楼高。都说春雨是大地的甘泉,可不是,淋绿了的树啊、草啊,油汪汪的一大片。偏生瞅着想起菜来,倒不如伴着贵如油的春雨乐滋滋

  • 黄昏时分,在小路上散步,夕阳便是最美的景色了。

    太阳被橙色的云朵从山间拖了下去,就变成了夕阳。映着那微波粼粼的溪水,凝成一片辉煌的岚色。阳光透过树枝,残留一些破碎的叶影在地上随风飘散。抬头望望夕阳,穿过大树,被幻成略带黑网的琉璃球。光彩不再那么耀眼,只是静静地流着流

  • 盼望着,盼望着,冬天来了,雪的脚步近了。盼了三百多天了吧,这一场雪,终于降临在大地的身上,帮它们换上了难得一见的新衣裳。

    早自习下课后,雪花已经统治了整个走廊。漫步在走廊上,踏着片片从空中飘落的雪花,柔柔的,软软的。雪,像一朵朵栀子花飘飘悠悠地靠在地上;有的还很大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