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想 那里有蓝天

    蓝天下也会有几朵漂浮的白云

    悠闲的,有着梦幻的颜色

    这样,当我们疲惫的时候

    可以爬 上去做个美妙的梦

    / / /

    还需要青青的草地

    含着淡淡花香的风

    当你从遥远的地方赶来相会

    那些思念

    就是迎面吹来的阵阵花瓣

    /

  • 其实一切都没有变

    还是最初的模样

    只是 从阳光钻进来的时候

    荒凉 已经换了新颜

    / / /

    你看 藤萝又开始拉长了绿线

    沿着长长的经络

    相信到达你的心上

    不会用太多的思念

    ///

    虽然从梦中醒来

    你已经悄然离开

    但我知道 一定有一个地

  • 逢一场雨,与你,在光阴的两岸凝眸,我记取了你的温暖,你,是否已忘。

    雨未来时,我一直站在有风的渡口,等雨,也等你。

    你是我文字里种下的那抹玫红,从盛开到凋零。我曾以为,只要我足够真切,那些花开的颜色就会一直深重。

    雨来时,记忆已空。只有隐隐的疼是今生最后的叹息。

    我还在看你,却不等雨

  • 人生是什么?一场无奈的匆匆行走,还是沧桑的无尽漂泊。

    久居红尘,历经春夏秋冬的欣喜和悲凉,多少期盼变成青丝变白头的黯然,多少欢爱变成转身的无奈。我以为情深难渡,你却以平静相许。那些云水相伴的思念仍旧在文字里生长,可故事早已传旧。

    如果,生命是一场旅程,登船的你我又总会甘心只欣赏沿路的风景,不

  • 燕子归时

    也许只是一个传说

    我在岁月中釆摘

    一朵清欢之前的浓郁

    你打梦中走过

    依稀的旧影如河边的柳

    掬一捧水月相见的温柔与我对视

    那落满思念的潮碎了整片清洲

    可我只能隔岸

    看你走近 走远

    我知道,我们的缘份

    只是散落于水中的浮萍

    散亦零星 聚亦零星

  • 算了吧,我想说

    我只是你小径上的清欢一朵

    独自蹁跹 独自凋落

    那些欢悦的芬芳

    不过是一段浪花的漂泊

    算了吧,我想说

    我只是你腕下的一支残笔

    随意描绘 点点斑驳

    那些雅韵的流露

    不过是喧嚣散尽的一场离歌

    算了吧,我想说

    我只是你手中的一枚棋子

  • 许是时光终于沉寂了,少许的浪漫和欢愉也随眼角的皱纹轻轻地隐藏在那缕柔顺的额头发稍里。沿着光线的温度,即使偶尔坐在镜前,也禁不住低声相问:是你吗?那般沉静,那般寒凉。

    好像只短短一瞬,便从丰盈的秋零冽到万般萧缩的冬,如我长长的一生转瞬己过半多。容不得美丽,也自无丰盈,独自守着寂寥,守着沉静。此时,

  • 秋天是什么颜色?是落满诗意愁情的红,还是丰盈饱满的橙,抑或岁月风霜中留露的一丁点青绿,在冷风中独自摇曳。

    一场秋雨一场寒,滴滴零乱的几点细雨并没有阻止冬天临近的脚步,而是让离别的愁绪更浓,片片飘落的叶孑更新的莫不是旧年的相思?

    喜欢一个人静静地走在材荫小路,看远处高耸的建筑在尘世中林立,城市

  • 我的心还留在昨夜的梦中

    你就来了

    悄悄地将你的温柔倾洒在我的床前

    被窝,还有我沉醉未醒的心

    是约好的吗

    可是你没有来叫醒我

    你怕惊醒我的美梦?

    你可知

    梦里,我并未见到花开满树

    也没有像自己希望的那样

    在走一条落英缤纷的小径

    落满深红落叶的那个径口

  • 我选择了静默

    选择了在你早已不在的时刻

    想你

    想你在清晨的林间散步

    想你黄昏的斜阳下相约

    却不是和我

    不过,我知道

    你身边一定有风的,还有青草混合的香味

    而我,

    而我正穿过心灵的路口

    念你

    那是一颗带着痛疼的心

    和一个甜蜜的梦

    只要

    只要穿过无

  • 上一页 12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