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到家了,想到囧囧卖力讨好的晃着松狮犬特有的大脑袋,同时摇摆着大肥臀的滑稽模样,我不禁“嗤”的笑出了声,赶紧环顾,还好,还好,除了郁郁葱葱的玉兰树和湍湍流淌的小溪,并无行人。这条幽静的林间曲径,顺着小溪延伸,绿茵茵的草地上开满了黄色蒲公英花。这是一条闹中取静的小路,旁边就是闹哄哄的公路,每次我回母亲

  • 在无人的旷野里,

    蛾独自于浩瀚的夜空,

    飞翔。

    好空旷好黑呀!

    蛾又冷又累,

    飞、飞,

    不停地飞着……

    多想停下来歇歇呀!

    可是该在哪儿着落?

    多想依偎一份温暖!

    可是该去何处找寻?

    ----

    咦!

    远方有一丝亮光,

    蛾,

    兴奋的朝着光亮飞

  • 岁月如风逝无踪,

    花开荼靡已成空。

    菊黄蟹肥秋风赋,

    夕阳虽好已黄昏!

    ===

    春去秋来年岁疾,

    红颜暗老自相惜。

    花落花开亦有时,

    青春一去不复还!

  • 忙碌,忙碌,

    终于结束!

    轻掩房门,

    与外界隔绝。

    哦,温馨小屋,

    我回来了!

    换上宽松鞋,

    让淋浴卸去疲惫。

    打开电视,

    永远都是央视二套,

    只因无恼人的广告,

    还有短频快的新闻报道。

    偶尔也看看音乐频道,

    开心时随音乐轻唱,

    伤心时也泪眼婆

  • □□“一日,鼎州禅师与沙弥在庭院里经过,突然刮起了一阵风,从树上落下来好多树叶,禅师就弯腰,将一片片树叶捡拾起来,放在口袋里,在旁的沙弥说道:“禅师不要捡了,反正明天一早我们都会打扫的。”

    □□禅师不以为然的说“话不能这样说,打扫,就一定会干净吗?我多捡一片,就会使地上多一分干净啊!”

    □□

  • 月儿微笑地挂在树梢,

    微风送来桂花的馨香。

    漫步于寂静的林荫道,

    你真诚的话语耳边绕。

    --

    不知是月光柔了那双眸,

    还是那眸里的柔,

    氤氲了整个星空?

    分不清是现实还是梦幻,

    只有厚手轻握掌心的暖!

    --

    渐渐地我步入了梦境,

    激情地跳着优美的独舞,

  • 时光荏苒,伴我走过了四十多个冬夏春秋,回眸过往,一些人一些事,早已忘却。然而,有一种爱,一种情表现的虽然很平淡,但是在内心深处,却是浓浓的,厚厚的,这种爱,不会随时间的流逝而淡忘,不会让你刻意去想起,因为从不会忘记。这是一种亲情,是血浓于水的爱!

    儿时的我,父母工作忙,虽在父母身边,但是生活上大

  • 蕨,

    卷曲着来世间,

    谦虚绝不卑贱。

    生长仅需,

    阳光一缕。

    要求不高,

    潮湿地带。

    --

    蕨,

    轻展绿叶,

    平整优雅。

    脉络明晰,

    自然清新。

    --

    蕨,

    倔强而坚强,

    低调不张扬。

    静看百花斗妍,

    笑闻百鸟争鸣。

  • 四季轮回的脚步刚迈入春的门槛,内心便有一种期盼在暗潮涌动。当春风略过耳畔,会侧耳聆听阵阵松涛之外,是否还有远山在呼唤?每当暖阳从东方冉冉升起,会翘首凝眸远方的崇山峻岭,是否被杜鹃花映红了面颊?

    终于,春的信使传来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汉阳峰的杜鹃花已掀开了绿色的帷幕,露出了娇艳红润的笑脸!汉阳峰山

  • 万物勃发的春天,总是能给人以无限遐想的空间。春暖花开的清晨,一道曙光从东边的山坳里悄然升起,唯恐惊醒了还在熟睡的人们,在和煦春风鼓舞下,太阳终于绕上了山顶并将万丈红霞洒向了东边的天际。

    窗外,林中鸟儿已唧唧啾啾欢快的鸣唱着晨曲,奏响了新一天的生活交响乐!

    迎着晨曦,扑面而来的是阵阵花香沁心,

  • 上一页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