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所希望的颜真卿

    序:据唐人殷亮《颜鲁公行状》载:颜真卿“……葬万年县凤栖原之先茔。”

    凤栖原是西安地铁2号线靠南的一个站,万年路与东二环和万寿路平行,并处于二者之间。

    我曾在万年路的一家店里吃自助饺子餐,更是多次经过凤栖原。近半年来,几乎天天看《勤礼碑》,突然感到“凤栖原”、“万年路”

  • 我的音乐梦

    我的汉语是在不知不觉之中学会的。

    除了与聋哑人比较,与正在学说中文的外国人比较,否则,我对我的汉语水平从来没有感觉到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对于声乐,尤其是乐器,我并没有在不知不觉中学会。

    几十年来,声乐之于我,就是我随着他人或者别的什么播放器会唱一些歌曲,还有早年的“样板戏

  • 我的户口,我的天空

    我的父亲1949年10月1日之前参加由共产党领导下的工作,后来又去抗美援朝。

    从朝鲜回国后,父亲被分配到了铁路工程单位。一年四季,全国到处流动。这样,他和他的户口也就永远离开了他原先所在的省会城市。我的母亲也回到了原籍农村。

    转眼到了1970年代末、1980年代初,我

  • 从塑料袋看代沟

    序:父亲刚做完手术,要通宵地输液,我晚上陪护。父亲昏睡着,我看着莫非氏滴管(输液管)里的液体均匀、有节奏地缓缓坠下而听不到丝毫的声响,只有屋顶的灯光照得病房如同白昼。在这寂静空间里,这篇小文就像一株幼苗破土萌出。(利祥)

    正文:

    我已过了花甲之年。

    我的姑娘喜欢《吐槽

  • 泾水清,还是渭水清?

    回顾了一下,几十年来,我喜欢的东西好像有两样:一个是地图,一个是字典、词典。

    大到首都,小到县城,每到一地,只要有当地的地图,我尽量在第一时间买上一份。我常去的地方,过上几年,我就再买一份新版的。

    我书柜上现在摆着的就有《新华字典》、《现代汉语词典》、《辞海》、《康

  • 转折的乾陵

    ——不是讲迷信

    要去乾陵,我等了30年。

    大概有30年了吧,有次在开会的间隙大家就聊到了乾陵。有位去过乾陵的人就说到了他自己对乾陵的印象:远远望去,乾陵就像躺在地上的一位发育成熟而丰满的女性,双乳高耸似乎还带着弹性;自下而上攀爬乾陵,仿佛就是在裤裆中穿越。

    从那以后,我就

  • 我对张扣扣杀人案件的思考

    1996年,陕西省南郑县新集镇三门村张扣扣(当年13岁)的母亲被王正军(当年17岁)砸死。

    2018年农历新年的前一日,张扣扣将王正军父子三人杀害。

    2019年1月8日,汉中市中级法院以故意杀人罪、故意毁损财物罪一审判处张扣扣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201

  • 到了成都看西安

    西安,最近两年我定居到了西安,并且很可能一直要定居下去。成都,我有十多年没有去过了。

    最近,我有机会到了成都。

    成都、西安均被确定为国家中心城市。二者,都占了一个“西”,一个位于中国的西南,一个位于西北。

    西安与成都比较,西安可圈可点的地方当然很不少。但从成都身上找西

  • 这也是女性长寿的原因之一

    ——向伟大的女性致敬

    我的脑子经常闪现1970年代初的生产队的影像,生产队里年纪大的老太太多,老头少。许多男子早早地就去世了,妻子把一个个孩子养大成人,自己熬成了老太婆,身体依然硬朗。于是,又坐在家门口的石头上,怀揣着小孙子晒太阳。

    说是老太婆,现在回想,那时也

  • 这也是女性长寿的原因之一

    ——向伟大的女性致敬

    我的脑子经常闪现1970年代初的生产队的影像,生产队里年纪大的老太太多,老头少。许多男子早早地就去世了,妻子把一个个孩子养大成人,自己熬成了老太婆,身体依然硬朗。于是,又坐在家门口的石头上,怀揣着小孙子晒太阳。

    说是老太婆,现在回想,那时也

  •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