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泾水清,还是渭水清?

    回顾了一下,几十年来,我喜欢的东西好像有两样:一个是地图,一个是字典、词典。

    大到首都,小到县城,每到一地,只要有当地的地图,我尽量在第一时间买上一份。我常去的地方,过上几年,我就再买一份新版的。

    我书柜上现在摆着的就有《新华字典》、《现代汉语词典》、《辞海》、《康

  • 转折的乾陵

    ——不是讲迷信

    要去乾陵,我等了30年。

    大概有30年了吧,有次在开会的间隙大家就聊到了乾陵。有位去过乾陵的人就说到了他自己对乾陵的印象:远远望去,乾陵就像躺在地上的一位发育成熟而丰满的女性,双乳高耸似乎还带着弹性;自下而上攀爬乾陵,仿佛就是在裤裆中穿越。

    从那以后,我就

  • 我对张扣扣杀人案件的思考

    1996年,陕西省南郑县新集镇三门村张扣扣(当年13岁)的母亲被王正军(当年17岁)砸死。

    2018年农历新年的前一日,张扣扣将王正军父子三人杀害。

    2019年1月8日,汉中市中级法院以故意杀人罪、故意毁损财物罪一审判处张扣扣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201

  • 到了成都看西安

    西安,最近两年我定居到了西安,并且很可能一直要定居下去。成都,我有十多年没有去过了。

    最近,我有机会到了成都。

    成都、西安均被确定为国家中心城市。二者,都占了一个“西”,一个位于中国的西南,一个位于西北。

    西安与成都比较,西安可圈可点的地方当然很不少。但从成都身上找西

  • 这也是女性长寿的原因之一

    ——向伟大的女性致敬

    我的脑子经常闪现1970年代初的生产队的影像,生产队里年纪大的老太太多,老头少。许多男子早早地就去世了,妻子把一个个孩子养大成人,自己熬成了老太婆,身体依然硬朗。于是,又坐在家门口的石头上,怀揣着小孙子晒太阳。

    说是老太婆,现在回想,那时也

  • 这也是女性长寿的原因之一

    ——向伟大的女性致敬

    我的脑子经常闪现1970年代初的生产队的影像,生产队里年纪大的老太太多,老头少。许多男子早早地就去世了,妻子把一个个孩子养大成人,自己熬成了老太婆,身体依然硬朗。于是,又坐在家门口的石头上,怀揣着小孙子晒太阳。

    说是老太婆,现在回想,那时也

  • 信息的困惑

    ——《耀邦叔叔》阅读笔记

    网上有篇《耀邦叔叔》的文章,署名陶思亮。这篇文章约1万字,我从深夜里读到了凌晨,耽误了我的瞌睡,影响了我的健康,又打开了我的话匣子。我是有牢骚,还是没有牢骚,或者是有也没有,我还没有想好。边读我就边萦绕着一个疑问:这是不是假借陶思亮之名写的一篇文章呢?(

  • 秦地做官,永远要正

    曾经担任过陕西省委书记的赵正永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网上有人就把秦岭违建别墅案、千亿矿权案等联系在一起,认为陕西已经烂得一塌糊涂,内部环境也十分糟糕。

    我倒觉得,陕西这个地方适合好人在这里工作、生活,老百姓不喜欢的人,不遵纪守法的人,

  • 林黛玉发的朋友圈

    早晨还没有起床,太阳就从窗棂的格子里照射了进来,光亮的绣花被子更加刺眼。虽然是严冬,气温似乎也比往日要高出一些。天气于我并不相干,茫茫然、木呆呆是所有的感觉:到处都是灰蒙蒙的,我的周身只穿着一件薄纱,不知自己是站在山巅还是躺在谷底,阴冷萧瑟,感觉气如游丝。吃力地把眼睛睁开一条小

  • 我曾用过的“手纸”

    手纸,查了一下1978年出版的《现代汉语词典》,解释为“解手时使用的纸”。

    手纸与纸应当是有关系的。大约纸被发明出来以后,除了用来写字就有充当手纸的功能吧。

    “手纸”一词不知是什么时间出现的。不过我想,可以肯定的是,古人解手时使用纸那一定是从贵族至少是读书人开始的吧。

  •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