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郭福江(重庆)

    繁华的都市终于静了下来

    刚才

    这儿还有醉汉的狂言

    零星的脚步

    此时却一片冷清

    夜市的摊位上

    只剩下一个卖串烧的老板

    他捏着钱袋子

    满脸的笑容

    他搓了搓冻僵的手

    自言自语

    明天再来

    然后推着灶具和桌凳

    就像一阵风

    消失在

  • 作者:郭福江(重庆)

    她衣着浅蓝

    就象天上淡淡的云彩

    她眉间结着忧郁

    藏着人生苦乐

    她闪动着水灵的大眼

    里边都是期待

    她虽身在校园

    心却展翅高飞

    她很年轻

    仅有十公岁的年龄

    但她的志向

    却要贝多芬的晚年

    她很美

    不是华丽的外衣

    她很美

  • 查果拉海拔5328米,是西藏第二高的边防哨所之一,位于中印边界接壤处,由于地理位置特殊,这儿常年驻守着我人民子弟兵。

    去过查果拉的人都知道,那儿是生命禁区,从未有过春夏,一年四季气温都在零下20多度。由于极度寒冷冻土层足有三、四米厚,连草都不长一根,除了石块便是沙;一天24小时,每一个小时的天气

  • 母亲生前就很朴素

    死后更节俭

    她给儿女腾出地盘

    自己却悄然去了坟头

    母亲一生有许多不幸

    三岁时外公得病去世

    外婆就没另找外公

    她和女儿相依为命

    在风雨中寻找生存

    外婆把母亲养到十四岁

    自己又得了癌症

    她给女儿找了一个女婿

    让她嫁给了一个

    大她十五岁

  • 当我喝进第一口水时

    我便听到一个名字

    踏水河——我家门前的河

    我母亲笑着把我的身子浸泡在水里

    于是我便知道了水的重要

    它是生命之水

    这河水给了我洁净

    它让我看得更远

    一岁时母亲把我抱到河边看河水

    她让我坐在沙滩上

    看着母亲用那河水洗着脏衣物

    身边有许多小鱼

  • 我八岁那年

    父亲在自家门前种了一株小柳

    看着它那娇小脆弱的生命

    我天天担心着

    一天吹来一阵微风

    那小柳的身子便左右晃动

    我立即奔跑过去

    用我微弱的身体为它挡着风口

    后来我索性找来竹块将它固定

    冬天来了

    我们一家人都添了衣裳

    可小柳仍旧一身单薄

    又过了几

  • 我是一株土壤里的小草

    泥土就像妈妈的怀抱

    父亲为呵护我的成长

    它用香泥为我筑起高墙

    我是一株即将出土的小草

    妈妈催促着我快快长大

    它要我接下爸爸的担子

    长大后绿化自己的家乡

     

    我是一株嫩绿的小草

    出土就顶着夏日的太阳

    它让我变得成熟

    它让我脱去了童装

  • 窗外飞来了一只孤鸟,

    悄然落在了琴的窗台。

    从此它再也没有搬家,

    跟琴做起了和谐邻居。

    鸟天天都要外出觅食,

    回家总带来许多故事。

    每讲起它的那些鸟事,

    它总煸着多情的翅膀。

    琴并不懂的什么鸟语,

    只是偏着头示意倾听。

    但是接触的日子长了,

    它却把琴当成了

  • 父亲就是肩膀

    结婚代表长大,

    生子延续后人,

    这是天经地理

    也是义不容辞

    当我哇哇坠地

    您便成了我的父亲

    您接过了祖辈的火炬

    将挑起爷爷的担子

    您从此不再有儿时的幻想

    现实让您改变童年的口味

    父亲就是肩膀

    父亲意味着成熟

    父亲能扛起家的大梁

  • 母亲今年七十八

    别了孩儿去远方

    今日坟头来祭拜

    香烛冥币寄思念

    回忆往事泪如雨

    坟头向母道心语

    而今清明法定日

    儿子年年来看您

  • 1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