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风雪张尔涯

    1977年詹玉祥考入铁溪中学,中学虽然考上了,但随之而来的却是生活拮据。离开元坝的詹玉祥再也不能像从前那样经常出没于杜家文的小木楼了,在一个细雨蒙蒙的日子里詹玉祥住进了铁溪中学宿舍。为了生活,为了学费,年仅不到15岁的他不得不白天上学,晚上下河背沙,那时候在铁溪冉家坝的河里背一

  • 谎言难长久

    毛主席曾经在西柏坡说过这样一段话:“我们出来革命不是为了升官发财的,是为了让所有人都过上平等,自由的日子。革命的最终目的是要让天下的穷人翻身做主,而不是让他们继续生活在黑暗的,被剥削的和暗无天日的地狱里。如果我们共产党人做不到这一点,那我们就不是真正的共产党人。真正的共产党人是不会被

  • 漏洞百出

    我眼里的世界除了一闪而过的惊喜,除了看不到尽头的迷雾,剩下的全是富人欺负穷人。掌权者在胡作非为,在买官卖官,在欺男霸女,在出卖良心;在干着他们不该干却又正在干着的事情,那个为人民服务的牌子,居然成了他们升官发财,步步青云的遮羞布……

    我的视野和那些所谓的作家完全不同,他们顾忌个人的

  • 后 叙

    《乳峰上的哲学》一书,原计划45万字完稿。可当写到25万字时却怎么也写不下去了,就这25万字在几径修改后剩下的也就不到20万字。马兴与李春花的爱情故事终于以自杀的方式结束了。之所以如此,一个关键的问题是,人的秉性在需求的前提下发生了改变。

    马兴需要一个晚年的老伴,虽然他的条件

  • 第34章 人走茶凉

    马兴陷入了晚年金婚的旋涡,年龄不是双方的问题;主要压力来自李春花的儿女。一大早马兴就冒着纷纷扬扬的雪花,独自去往和李春花约会的望江楼。

    今天的望江楼寒风凛冽,马兴孤独地坐在春雪飞舞的楼阁,这个身价亿万的江城首富不知道经历过多少坎坷;可唯独在晚年的爱情面前不知所措。

  • 江枫原创长篇小说乳峰上的哲学片段

    第32章 实施吞并计划

    没有人会想到红梅的红江集团,会奇迹般地和马兴的国际商贸集团;会因为刘翔、马小萍的一次结婚纪念舞会而合二为一。并从此更名为“江城国际商贸集团”。

    刘翔和黄三混这对从小的好兄弟和马小萍、红梅这俩个曾经的好姐妹也终于在分别多年后走到了

  • 这时全场的兄弟们再次用敬重的目光望着李有望,刘翔第一个向李有望举手敬礼。全场没有一个人说话,他们举起的手久久的都没有放下;李有望被这无言的场面,他感动得热泪盈眶。

    刘翔说话了:“兄弟们,全体都有;过去我们除了训练还是训练,日子过得很苦;现在好啦,李总来了,他可是一个多才多艺的人,以后咱们累了就跟

  • 连里来了学生兵

    詹俊祥字江枫军旅日记六

    我的笔不知不觉再次回到小班长,小排长的视线里。难道说,这也叫峰回路转?不会吧,如果是这样,我还当什么兵?我的个天啊!这张司令不会是老糊涂了吧,他给全军配置这么多学生兵来当排长,有的甚至还当了副连长,这不是把大家往敌人的枪口下送吗?学生兵啊!他们有的只学

  • 那个爱字说不出口

    詹俊祥 字 江枫军旅日记一

    今天是1980年11月18日,一大早,村里的人们就忙活起来。人们陆陆续续的来到我家,望着母亲那慈祥的微笑,看着父亲和哥哥还有弟妹那依依不舍的目光,本来兴奋地心情突然沉闷起来。一心想离开这十万大巴山的我忽然不想走啦,母亲仿佛看透了我的心思,她笑哈哈

  • 通江的野兰花

    ---江枫写在故乡之四

    通江的野兰花开啦,

    它开在广袤的大地;

    开在新兴崛起的红军之乡!

    通江的野兰花在含羞绽放,

    那饱满的花朵如同美丽的姑娘;

    满山遍野兰花芳香,

    就像通江儿女那无尽的力量!

    粉色的兰花开在山上,

    大通江的清泉在潺潺流淌;

  • 上一页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