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周慎宝

    我曾多次游览棋山。每逢登上棋山之时,有许许多多的历史文化传说便萦绕在脑间。因“棋山柯烂”的故事优美,人们纷纷争其仙名。不少文人墨客均将观棋童子王质列为同乡,将当地的山名改为棋山或烂柯山,故事均同代同名,都曰东晋建元年间。据考证,全国有六个地方有烂柯仙

  • 作者周慎宝

    当人们有暇游览祖国的文化景点的时候,静静地漫步在历史的痕迹上,一种历史的回响便在耳边萦绕。无论在故宫岱庙还是在孔府孟府,无论在天一阁还是在徐霞客故居,无论在三国城还是在吴国文化公园,无论在齐长城秦长城还是在西安的城墙上,无论在莱芜战役指挥所还是在山东

  • 作者:周慎宝

    在过去的岁月里,在走过的生活痕迹里,不免有许多尘封的记忆,它如同死灰中明灭的火星,随时都有复燃的可能。那些记忆是美好的,就像燃烧过的焦炭,火焰没了,但温度还在。如,国家施行《枪支管理法》以后,在社会上已经看不到持枪的民众,但是我常常怀有那份持枪的感

  • 红叶落了

    《望月文学》报主编周慎宝作品

    秋风萧瑟叶正红的绝佳秋色是我久已向往的。

    我曾去过北京的香山欲赏红叶,但因中秋尚早未能如愿。晚秋末日,惊雷洒雪。前夜那场让人犹豫不绝的薄雪,也没有挡住那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