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俯仰人世逐大风

    作者:一二一二

    杜甫一生穷愁潦倒,忧国忧民、感世伤时之心不变,终成一代诗圣;陶渊明坚持士人操守,弃官归隐,安贫乐道,成为田园诗大家;苏轼儒兼释道,进退自如,随遇而安,诗文书画为一代高峰。不同时代的三位读书人尊奉不同的信仰道德,殊途同归,铸就起时代的巍巍昆仑!高山仰止,后人叹为

  • 奶奶的家

    作者:LL渔翁

    今天休息了,回到父母身边,看望一下月余没有见到的父母。和母亲聊了一大会天,母亲要出门。我一个人坐在家里,忽然看到墙上挂着的那再熟悉不过的钥匙。那是奶奶家的钥匙,顿时非常想去看看奶奶的家,虽然奶奶早已不在家。伸手拿了钥匙,出了门。

    奶奶的家距离不远,但也要穿过十几

  • 感受岁月

    文/管其冲

    时间的卷首,记录着世人的迷津自渡与抗拒的自我觉醒。

    飞鸟、白云、山峦......

    林荫、烟岚、碧水......

    有时在万劫不复中难有昔日的端丽;有时如海市蜃楼般叠印旧像的辉煌。

    一扇扇门页转动,飞出了相同的道具;

    一盏盏杯弓蛇影,惊慌着重复的论调。{

  • 翻地

    作者:段凯瑞

    已至初冬,暖阳高照,天空依然干净瓦蓝,总有如银燕般的飞机在上空直线穿梭。

    老人昨天就打电话,让今天回家翻地。老人七八十岁了,实在干不动了,不然是不会张口的。农村吃过早饭已近中午,太阳已照到房檐硷上,一家人抗着蹶、锨就出发了,村里人都笑:“太阳都半杆子了才上地,阵势还这

  • 苦难的童年

    作者:美梦成真

    深秋的早上,老伴跟几个学生相约一起去看望多年前的一位老同事,吃完早饭就出门了。我收拾停当,坐在窗前,阳光透过枯黄的丝瓜藤照进来,安静而温暖。想起远方刚刚晋职的两个儿子,应该分别在自己的城市、在自己的岗位上忙碌吧,大小孙女想必也正坐在课堂上认真学习。正上大三的大孙女

  • 我家门口的一棵柿子树

    作者:闰土

    我家门前有一棵柿子树,柿子熟了,家里没人吃,说卖吧,又卖不了几个钱,有时想卖还没人要,邻居好心人劝我干脆挖掉算了,栽上经济价值高的核桃树多好啊!我老婆听见了,当场表态坚决反对,她对我说,咱妈活着的时候,老说你是柿子养大的,就是不卖一分钱,咱也不能挖这棵树。{

  • 人生陀螺

    作者:北方樵夫

    林场的土路上覆盖着厚厚的积雪,一个小男孩在不知疲倦地抽打着陀螺。小孩的手冻得通红,却抽得那么投入,浑身冒着热气,睫毛晶出两弯白霜。天寒地冻,孩子抽出半晌的快乐。这是我今年春节回林场时看到的场景。

    拾掇起童年的往事,陀螺于我再稔熟不过了。早些年冬天里抽陀螺,是镇子

  • 一生烟雨梦

    作者:浅醉

    自古悲情总伤别,独叹离聚催泪流。

    思忆平生飘零事,难觅半寸欢心颜。

    一生烟雨红尘梦,执手试问谁与共?

    --浅醉

    习惯了悲欢,也已看厌了离合,所以当自己再次的去感悟离聚的时候,心间也早已没了先前的那种大起大落的情绪。理不清的思绪夹杂在了多愁善感里,可当我

  • 木棉花开暖心怀

    作者:一鸣

    清晨,细雨霏霏,寒烟弥漫。季节的拐角处,一树树木棉花,悄悄地、静静地、兀自开放着。

    没有春花那么艳丽,没有夏荷那般馥郁,更不像秋花那番暗香幽幽,木棉花,仅凭一份棉的朴素、以素白为主色、沾了点儿被深秋染过的淡红色为彩,于这冷冷的季节里绽放枝头;温婉、温暖、并欣慰

  • 送寒衣,泪满巾

    作者:踏雪闻香

    今年的农历十月一日,感觉过的特别难受。

    本来因为突然出现的一些琐事,已经忙的有点焦头烂额。而年年和我一起去上坟的四姐,家里也临时有事,走不开。

    二姐已经七十过了,身体不是太好,哥哥的风湿腿最近疼的很厉害,不能让他们奔波劳累。三姐现在又尚在国外,一时半会

  • 1234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