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风起,叶齐落

    一季过

    我一人挂枝梢

    雪飘,无音信

    你不叫,我不去

    对你的礼貌

    等你

    你的讯息从未至

    我不是小孩

    不贪玩乐惜相知

    云,轻轻路过

    雨,他不重要

    星,全明了

    我被遗忘在世界的角落

  • 亲爱的小平平:

    我不想你吸引我的只是因为你的才华、知性,毕竟那些只是生活的调味剂,都不够过活。

    我一直说感情世界里你太理智了,所以少了一份少女心,给人才会有种危机感。理智当然是好的事情,可是不适合爱人的心啊。你所有的仿佛都要按照一个既定的轨道来,一切必须要按部就班的,不允许别人打乱它的程序,

  • 趴伏在案的,面朝黄土的都抬头看一眼吧!这天蓝的多梦幻啊!看她一身天也似的薄纱,海也似的眼眸,在那桔梗花里;在那迎风的海边;在那秋千上……是那么的干净美好!这天是冬天的空旷,是秋天的高远!

    不知道有多少这样的美好被辜负了。还好树叶未落尽,还有半树金黄在摇曳,飘落。在树上是金叶,落下就是小孩手里一个

  • 走到四季的最终篇章,来到这个生命脱水的季节,人性难以启齿的柔软总把思绪往回牵引。

    年少的时候头发会留很长很长,有点张扬不怕遮住了眼;年少的时候衣服的扣子总要留几个在外,漏点胸膛这样很帅;年少的时候喜欢一个人就是死缠烂打,不管对方喜不喜欢,愿不愿意;年少的时候,一把菜刀就可以闯天涯,心中的理想总是

  • 我的爸爸出生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期,一个阶级斗争的时代,一个敏感的时代,一个值得深思的时代。在家排行第三(其实加上因为贫穷而死去的两个大伯和一个大姑的话,他应该排行第七的,上面还有一个大姑没有算在内,在我们那里女性不算在家族排行里的),上面有两个大伯,一个大姑,下面有一个小叔。大伯比我爸大了十几岁,

  • 贫字当头身为贱

    穷难立命心不安

    到底无用是书生

    对月痛歌为哪般

    燕落堂前听使唤

    飞上枝头衔榆钱

    英雄最怕问出处

    当年恩人都缱绻

    人都说我娇杏就是“侥幸”,只因当年好奇的一回头,便从此把命来改。此言谬矣,未获我心!我本是甄家一丫鬟,幸运的是主人对我们下

  • “暗暗淡淡紫,融融冶冶黄“”,“有暗香盈袖,莫道不销魂”,如此姗姗可爱,清丽有味,莫道不喜欢!

    今天是忙碌的,一下子假期该有的项目一股脑儿的全来了,不过忙点不至于心里发慌的。我的生活原则是——忙时要注意给心放个假,闲时别忘记给心加加油。生活就像橡皮筋,不能绷的太紧,也不能毫无张力,太紧容易断,太

  • 在这个物质充沛的时代,缺啥也不缺吃货,要想每顿都吃的有滋有味,一定要吃出自己的风格!

    在每天上班的路上,很奇怪为什么大街小巷板栗摊上总围着一些人在排队呢?朋友买来让我吃我都吃不了几个的呢。板栗的味道很像红薯,可又是比红薯要硬许多,也没它甜,吃起来还要剥去它坚硬的外壳,太麻烦了,吃它不如去吃

  • 新买没几天的绿豆竟生满了虫,妈妈告诉我绿豆是最容易生虫的。如此,我把绿豆放在热水里浸泡半个小时,然后放到太阳下晒,以此企图消灭它们。可是等绿豆干了,竟然还会有虫子懒洋洋的从绿豆堆里爬出来,似乎我是在给它们晒太阳。全没有意识到大难临头,也深深的刺激到了我。它们并不知道之前的水漫金山只是前奏,后面的火疗

  • 她快30了,想结婚了,可是每当她开口对他说买房子的事情,他们都会吵架。他说现在的房价太高了,他实在是无法承担。她说那好我们一起出总可以了吧,可结果还是吵。钱还是少十几万呢,那就借吧,他不同意。因为算下来,一个月要还近5000的房贷,这个已经是勉强承受了,借的钱要怎么还?他妈妈已然过世,爸爸60多了又

  •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