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顿饭吃得很尴尬,要不是有孩子和公公打着腔,彩霞真不知怎么吃完这顿饭。因为整顿饭婆婆压根就没和她说一句话!

    饭后,刷完碗筷,彩霞刚抱起女儿想回家,这时候婆婆说话了:“彩霞先别忙着走,我有话要说。”她只好把女儿重新放到炕上,自己就坐在仅靠女儿的炕沿上等着婆婆往下说。

    秋菊看彩霞坐下,她也正八经

  • 又是一个春暖花开的季节。

    站在半山腰举目四望苹果地里人头攒动,到处都是给苹果花授粉的身影。友文看看天说:“时候不早了啊,你先回家做饭,我等一会再回去。”

    “不着急,你看山上的人多着呢。”秋菊一边把绑着的橡皮往盛满花粉的瓶子里的放,一边说。

    “唉,咱不能比人家,你别忘了咱家还有个小孙女要吃

  • 晓东的眼是一个月后在YT市那家三甲医院动的手术,在医院观察的那半个月期间,同在YT市谋派出所的刘颖无意当中从与海萍的通话中知道了这件事,深感歉意的她觉得补偿晓刚的机会来了!她决定去医院看望一下晓东。

    第二天正好是周末,才八点钟刘颖就起来了,洗刷完毕,来到厨房,看母亲还在弄早餐,有些不耐烦的问:“

  • 到底是熟人熟路的,刘乡长留下的好几桩在丁不凡看来很棘手的事情,在晓刚的帮助下完成的很顺利,仅仅半个月就把积赞的问题解决得差不多了,那个星期,倍感轻松的丁乡长美得放了晓刚两天假,让他好好地回家休息休息。

    回家后,他看见本该去上学的弟弟晓东正躺在炕上看金庸的小说,觉得有人进来,一抬头看见是二哥,眼神

  • 时间没有因晓刚的失恋而蹒跚不前,这不,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习实的时间了。按照原计划,晓刚回到了离开一年半的乡政府。

    回来后晓刚才知道刘乡长已经于一个月前调到YT市市委办公室工作了,而作为家属,刘颖和她母亲也跟着随行。司机李鹏也跟着调走了,所以晓刚回来时没有遭遇到心中所想到的尴尬情景。听门卫孙大爷讲

  • 很阳光的儿子今天怎么了啊?带着满脸的疑惑,友文悄悄地走进里间。

    只一眼,他就知道儿子一定是哭了!因为此时的儿子整个趴在床上,肩膀一抖一抖的,双手压在枕头上,托着下趴的脸。他哭的是那么的专注,以至于连父亲来到跟前都没有觉察到。

    犹豫了一下,友文轻轻地拍了拍儿子的肩:“怎么了晓刚,有什么委屈说出

  • 第二年正月十八,在县医院,彩霞给老黄家生了个漂亮的小公主,是顺产。产房的门打开时,正焦躁不安地在外边等候的晓辉和妹妹晓华几乎是立刻就站了起来,身子射向那张刚推出来的床。床上的彩霞看见他们,疲惫的笑了笑,就沉沉的睡去。护士把用包被包着的孩子递给了晓华,然后和他们一起把母子送回病房。

    看样子嫂子彩霞

  • 日子在不紧不慢的走着,晓刚和刘颖的交往也快有小半年了 ,虽然刘颖跟着晓刚回家也有几回了,但是却从没听说她跟她父母提起过两个人的事,晓刚心里不禁产生了怀疑:刘颖对自己是认真的吗?为什么这么久还没跟父母透露过?他决定试探一下。

    星期六晚上,在乡派出所做记录员的刘颖和往常一样,下了班就来到乡里那最偏僻

  • 日子过得飞快,新婚夫妇还没来得及享受过多的甜蜜,一个小生命就在彩霞的体内安家落户了,婚后俩月不到,彩霞就茶饭不思,上医院一查:有喜了!听到消息后,把友文老两口美得整天合不拢嘴,特别是秋菊,不光不让彩霞上山,还变着花样的给彩霞改善生活,那阵子彩霞简直就像是老黄家的一个宝,捧在手心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

  • 四月的夜很短,想着心事入睡的彩霞一个梦还没做全,曙光就透过大红色的窗帘强挤了进来,本就浅睡的彩霞不得不睁开朦胧的双眼迎接早起的那缕光,揉揉眼,转过头,看身边躺着的那个男人睡得正酣,不过好像有心事似的,连睡着也是双眉紧蹙。

    看着那血红的泛着亮光的凤凰戏牡丹的绸缎被子,她才记起昨天是自己大喜的日子!

  •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