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许二更上学堂的时候已经十二岁了。第一天,教书的私塾老师方先生故意拿着戒尺在手上晃了晃,煞有介事的说:完不成作业是要打板子的哟!二更原本怀着新奇和激动的心情,瞬间象浇了一盆冷水。他胆怯的低下了头。几个同学嘻嘻的笑了起来。在家的时候,老爹可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让他上学堂的,(上学是要学费的呀!)老爹是拉着

  • “不是你撞的,为啥要扶?”这是当年彭宇案法官的问话。之后,扶与不扶一直成了人们讨论的话题。直至今日仍然没有一个定论。也一直有扶后被讹的现象缕缕发生。

    那我在这里再讲扶不扶的问题,又能讲出什么结果呢?我觉得应该怎样让人们树立一种正常的道德观,营造一种温暖和睦的社会氛围才是最最重要的事。

    对于那

  • 春天其实真的很美。

    甭说粉红的桃花,金黄的油菜花,和次第开放的五颜六色的各种小草花。单就路旁树叶的嫩绿就会让你莫名的激动起来,心情便会一下子好起来。

    于是春天的时候就会想:出去玩玩,带着相机,留下大自然和人的美好的记忆。

    但在那些久远的记忆里,春天却不是美好的代名词。

    还记得那时的天

  • 在我的记忆里,祖父一辈人中,印象最深的除了我的奶奶,就算三爹了,三爹是我祖父的兄弟。(我们管祖父叫爹爹)

    三爹年纪大了就喜欢小孩,(他自己没有亲生的孩子)常常拉着我的手到许多闲人聚集的地方去聊天。那时,我才几岁的样子,和许多同年的相比,我更加了解了许多他们大人的故事。

    有时我会有一点小小的想

  • 奶奶的坟是在祖坟里的,和很早去世的爷爷合葬在一起。

    清明,小草也都泛着绿油油的嫩光,春天的风和煦的吹在脸上,阳光也有些温暖的照着。走在这样的环境中,便会想起许多美好的事情来。

    奶奶的坟头也有嫩嫩的青草吗?我没有回家,却也能想出那些景象来。每年的清明,我们会带着糕点和一堆叠好的纸钱在逝去的祖坟

  • 看一幅照片有感

    孩子,你的手还痒吗

    我轻轻的擦掉溢出的泪水

    妈妈说,春天的时候

    你的手就好了

    我说,孩子,好好的读书

  • 在遥远的记忆里有一条很长很长的小路。

    我记得,那小路很窄很窄,两边都是青青的小草和各种颜色的野花。走在草上,软软的,轻轻的,没有一丝声响。从村里一直延伸到乡里。

    我也记得那小路要穿过一片树林,一片坟地,每次走过都有一种怕怕的感觉

  • 天真的很冷很冷。

    冬天的树丫间已没有绿意,零星的枯叶挂在枝头。凛冽的寒风吹来,便发出啪啪的声响。当你走在狭长的巷口,风就会大了许多。冬天的风吹在脸上,吹进领口的缝隙,吹跑了身上的暖气,吹寒了原本活泼的心。我们快点回到屋里吧,让屋里的暖气驱走身上的寒气。

  • 雪,轻轻地落在大地上,

    落在我的身上,

    我,轻轻地走在雪地里,

    走在寒风里。

    寒冷的大地是你想要的归宿么?

    用自己的身体去做麦田的

  • 我曾感慨中国为什么有那么多烟民。为什么那么多人抽烟?

    我也曾感慨父亲为什么总戒不掉抽烟。

    当我远离故土,在异乡的土地上,独自经历着生活的艰辛,痛苦和快乐。独自面对着惨白的天花板,我知道,我真的就需要一根烟,狠狠的吸一口,让它融进

  • 1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