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一年我和你一样,你现在经历的我都曾一一经历过,压抑,焦虑,痛苦,惶恐,不安,祈求能得到救赎与解脱,把自己淹没在暴烈的摇滚里任凭双耳尖锐呼啸疼痛着流血。

    没有人可以代替你成长,我只想告诉你除了坚强除了忍耐你只能静待着时光从你身上缓慢爬行过去,不假,那的确像是一种

  • 你从过去而来

    你存在过的时空里

    海水漫过沙漏

    漫过迷雾般的时光

    笛声犹如幻觉

    你的身体是座空城

  • 多少年以前,夕阳总能像雏菊一样鲜艳地染红大地,白杨树顶泛着微蓝的天光托着归家的鸽群,老梨树秀气地依偎在老墙下,夏风轻轻地吹,小小的孩子们在奔跑,我在看天空上瑰丽的云朵。那时候你总是很遥远,你在每一个我想象不到的到的城市里,从北

  • 远去的十六岁夏天

    那一年,你十六岁,简单的白色T恤,头发短短,目光清澈。那一年你游走于闷热的夏天里,你觉得世界被分割成无数个孤立的瓶子,每个人都在自己的那个封闭的玻璃瓶子里孤单地舞蹈,他们都不说话,世界只剩下一个个孤零零的玻璃瓶子。

  • 远去的十六岁夏天

    那一年,你十六岁,简单的白色T恤,头发短短,目光清澈。那一年你游走于闷热的夏天里,你觉得世界被分割成无数个孤立的瓶子,每个人都在自己的那个封闭的玻璃瓶子里孤单地舞蹈,他们都不说话,世界只剩下一个个孤零零的玻璃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