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我的心底,一直和雪花有个约会。那一片片、一朵朵、一簇簇,带着灵动的洁白,把纷乱的尘世装扮的银装素裹,宁静而不失活力,在我心里是最美。

    时常的幻

  • 轻轻的,我来了。笼罩着朦胧的夜色,我投进了江城的怀抱,轻柔的晚风撩起我的发丝,带着微凉的江霭气息。迷离的霓虹闪烁着我单薄的身影,宛如披着一件梦的衣裳。

    八月的武汉,流火依然,酷热与广州相当,真不愧是“火炉城”。记不起是第几次来

  • 炎炎六月,人也被渲染的满心躁热,如流云飘荡,没有尽头。在绕指而过的缠绵里,花儿谢了,风儿远了,一切也随风飘远,只有那渐行渐远的身影,依然清晰的伫立在记忆的深处,频频回首间,欲语还休。

    是什么样的感觉,让人可以意乱神迷,总想近些再近些,颤抖的双手,却怎么也捧

  • 宝贝对不起!打下这寥寥几字,手却似有千斤重......这是掺杂着愧疚的母爱.深深的,无法释怀.

    宝贝对不起!都说母爱是最无私最伟大的,在我身上却没得到淋漓尽致的体现.曾说过要给你创造一个良好的生长环境,让你幸福的成长.原谅我没有履行心灵的承诺.但我真的很努力了.

  • 古都安阳,5月微凉,也许是雨后的缘故。据我所知,这里的气候比较干燥,降雨量少,也许是为迎接我们的到来吧!心中有丝窃喜,抛开别的不说,那一望无际的青青麦地都期盼着雨水的滋养。

    在火车上睡了一夜,醒来已经过了我的家乡,梦中千百次的遥望依然停留在了梦里。一路向北,辽阔

  • 你是流水,一条奔流不息的泉水;她是落花,一片随风飘落的花瓣。当落花遇上流水,冥冥中注定的情缘要把彼此融汇,哪怕是一场心伤,一路颠沛,也要用动情的眼泪写下无悔。心无悔,一路相随,情无尽,海角天涯!

    她是多么的幸运,落在了流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