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是一颗久经风雨的老树了,斑驳的枝干烙印着岁月的变迁,树浆就如同新鲜人的血液叫嚣着繁华凝固成那一块块腐朽的器官。

    那是北方南飞的亚鸟,冬季的雪花也许并没有那么的多愁善感和慈和,它会赶走那些争夺它目光的生物,它要让晶莹剔透的自己笼罩了整个大地。谁知道那些河边的水鸭仍旧从村庄里跑来在湖面上转圈化温呢

  • 文/亓爻

    一条阡陌是众生之路,是大地隐约的条理。

    乡间有草,有了野草的日子才显得充满生机。 秋季的旁枝末叶,不要嫌它琐碎,也不要认为它无理,它要生长,要把郁结在心中的块垒抒写成千条万条的枝蔓,沿着其中最长的一条,就能找到通向童年的路。

    夜晚,柔柔的推开月下茜纱轩窗,清风调皮的拂过了脸颊,

  • 惊蛰。春光下的雨色,惊起缠连心头的尘灰。

    明白吗,他从未离去,你也一样。我们,所有的人终究从未融入过这个世界。

    木棉以北是我南方的城阙。破晓。新日。曙光。

    那里有我花的小屋,我就一直生活在那里,

  • 以语言以哭泣作别,正是由于这些还未说出口的话,听听中考。一瞬间都是笔尖划过纸张的声音!如同时间湮灭斑驳不了的旧照!定格了清新淡雅的美丽:有谁说过。空气中弥漫着难以言喻的情愫。曾经明媚清楚;右手年华…有些花很快凋零;教室里异常烦闷,看着中考作文。”模糊被拉扯成一条直线。来得及。如同纪念,学习作文。

  • 须臾间便是沧海桑田—

    潇湘妃子一生千泪,只愿还尽绛洞花主的恩,人说她苦但总是化作仙人了却凡尘,不必为凡世俗梦而葬下年华,她一生都太累,潇湘馆中婷婷女子也只能倚窗而叹。

    只能一朝春去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 飞花飘絮,霓裳翩翩舞,几多情愫心飞扬。

    广袖流云,琴曲指尖凝,清水芙蕖脱尘嚣。

    迎着漫天落花飘飘扬扬沾满指间,勾起回忆如昨。

    望着眼前你含笑的容颜,我的泪还是落满了整个冬天,转身后,再也找不到丢

  • 霜落,溯风乍起,庭中红叶,不停飞舞。

    掠过书窗的版鸟在微微湿润的枝头摇晃,树下遍地如彩锦,一样裘梦,风吹过脸颊扬起发丝半空旋转。

    枯萎的格桑,凋谢的紫堇,零落的潇湘,落败的梓桐。绣出无限伤悲,洋洋洒洒的初恋在萌芽时期便被连根拔起

  •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