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夜的四一九

    ——狂书流云(2012。12。2)

    今夜,我漫步在寒意凛冽得槐叶碎落满地的荫道,飕飕倏尔疾驰倏尔懒散的冷风吹打着大地漫无表情地直哆嗦。这冬节,倒有几分别离的意韵。

    “来这儿有两年了吧?

  • 武陵散记三章

    ——我所知道的沧浪

    文/冉欣(2012。7。11-8。15)

    作家柳青曾言,“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特别是当人年轻的时候。”在岁月长河历史长河人类长河中,人一生

  • 今夜的酒都

    ——狂书流云(2012。8。18)

    客车在高速上近一个钟头拼命地奔跑

    渐见崖壁凸凹

    狭间一片青翠

    穿过隧道

  • 她在天堂可好

    十年惊鸿即逝,那转瞬般就度过了,分离了十年。有人说天上一天地上一年,不知她十天来过得怎么样——她在天堂应该过得好。

    十年前初夏的一个中午,成熟了许多的阳光肆虐着大地,霎时蜕变成了一个七尺男儿,不再与往昔一样。人们在街上

  • 远方的人

    ——狂书流云(2008.11.26)

    在许多年前的一个午时

    始终微笑的人终于微笑地收起他那盈盈笑脸

    当我在如潮的人群中迷茫找寻的时候

  • 等待

    ——狂书流云(2011.9.13)

    朔风拂过你走后的秋空

    撩起你蓬乱的发丝

    持笛女神的笛声从远处的河畔送人我眼中

    独倚醉酒的

  • 我们的沧浪

    ——狂书流云(2011。11。1)

    今天,

    是您的生日——沧浪,

    是您十二岁的生日。

    您从新世纪的湘江河边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