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十年前,小的时候,我时常站在中国地图前,凝视着巴颜喀拉山发呆,脑海中翻涌着:难道这里是海眼吗,江河同源于附近?随着年龄和知识地增长,懂得了水源于大山,森林涵养水源,江河竞流,林木之功用的道理。

    工作了,来到白龙江林区,益哇、达拉、洛大,憨板、沙滩、茶岗、铁坝;上至电尕,下至昭化,几乎跑遍了白龙

  • 这件往事如果不来兰州参与编写《甘肃省白龙江林业管管理局志》,绝对不会再想起。不是我刻意选择遗忘,而是岁月选择了遗忘。

    一九八二年四月七号,我和司机胡和平去洛塘林场东月沟调冷杉树苗。我们开的是一辆老式双排座轻型货车。翻过麻崖子梁,向右拐进东月沟苗圃去的路上要经过一条过路水沟。水沟约一米多宽,沟底乱

  • 六、兴存朝存魏吉存?

    兴存、朝存、魏吉存,这是三个真实的名字,而且是在“一大二公”时期统治了一个生产队几十年的三个“领袖”人物。兴存、朝存是堂兄弟,姓张。兴存是会计,朝存是副队长,吉存是队长。兴存读过两年书,朝存和吉存都是文盲。这个自然村很小,只有三四十户人家,都是外来户,土改时划分成份时,全村

  • 五、跑的像马瞎子一样

    “跑得像马瞎子一样!”在老家,老辈人都说这句口语,我问过父亲,他给我解释:

    岷县闾井在明清乃至民国,是个岷礼两交界的地方,更绝的是有个叫山上的村庄里,有户姓马的人家的炕在岷际与礼际的交界线上。这家长柜时常利用这个得天独厚的位置耍赖,岷州来催粮收款,他轻轻一滚,便滚到礼际

  • 洮河林区有座凤凰山,山上长着鸟柏树。

    凤凰山座落在一个较为开阔的山坳里,四周三四里开外松林密布,大山环抱。这儿的地形与其它密林中较为开阔的山坳别无二致;天穹隆,地如盆。可是如果当你站在某一个制高点再细心观看凤凰山一带,那就是另一派景象了。极目远眺,远处重峦叠嶂,茫茫苍苍,趋来若奔马;近处奇峰林立

  • 四、把你们阿门没叫狼吃上哩

    六月天,放学了,我和我的小伙伴们磨磨蹭蹭地不想往家走,企盼着火红的太阳像流星般地掉下去,便可偷偷地钻到豆子地里,饱餐一顿生豆角(读若géer)。

    这是1962年的6月的事情,那年我读小学二年级,为给我搭伴,大姐和我在同班读书。我们那里盛产“蚕豆”,当地农人称“豆子

  • 三、钱痨

    “嫂子,你摸摸,我前后心冰冰的”我四爷家姑姑,硬拉着母亲的手摸好的胸口。

    “没有呀!他姑姑,热热的!你是想多了,我四大过世的时候,兄弟小,他可能没来急向兄弟告诉埋银子的地方,你千万不要多心——有他不会不给你的——他的那条小命都是你救的哩……”母亲给我的总印象是能讲故事,会劝人。过了

  • 现世现报(记实性小故事连载)

    一、父亲的故事

    父亲懂医学,晓风水,不信神鬼,可他对一桩亲历的事件无法圆其说。

    我的老家天寒地冻,一年种一季庄稼,庄稼光长草,产量低,当地人称为“草包”庄稼。农事闲暇,

  • 有一次,我从闾井搭车到岷县城去,开车的司机姓氏在我的记忆中已经消失了,可是,坐这趟车的经历,我永世不能忘记。

    那天,我早上八点就去街上等车了。那时岷县到闾井、马坞两天放一趟敞篷班车,班车在闾井返回,还是去马坞后返回,都有很大的随意性,旅客谁也无法提前知道,你要想

  • 上一页 12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