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炮战(闪小说)

    作者 施泽会

    老山战斗中,离不开炮战。

    团里的100炮连奉命开拔老山前线。

    连长说,不是说得耍的,这是实战,我们炮兵很危险,要是不把敌人火力点摧毁,敌人炮弹反击过来,我们整个班,整个排,甚至整个连都有全军覆没的危险。

    四月二日,连长勘察了地形敌情,召开了会议,

  • 深圳的雨季

    作者 施泽会

    下了一个星期多的雨,还在下

    说了一个上午的废话,还在说

    一个自称教授的人呢,很多理论

    都遭到驳斥,人们相信特长和技能

    她想当北大教授,科学院院士

    可是她什么都不是,就像深圳的雨季

    淋霉了大地,淋霉了树木,蔬菜

    人们怎么忘记,这个人的狂妄

  • 相恋之后(闪小说)

    作者 施泽会

    高三那年,他相恋班上的班花。临近高考,班花坠入了他的怀抱。

    星期天的夜晚,他们来到一个树林里,他抑制不住内心的跳动,他拥抱着她,缠绵悱恻,卿卿我我,聊到半夜。他们终于偷吃了禁果。

    他没有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她自从那一夜过后,精神萎靡不振。不久

  • 乡巴佬卖蚕茧(闪小说)

    作者 施泽会

    我的故乡是养蚕之乡。一年四季,春夏秋冬,都有白花花的蚕茧。

    集体生产,桑叶满坡满岭,春季一到,采摘桑叶,大背小背多如牛毛。

    我随着村里的养蚕姑娘采摘桑叶,动作麻利,一两个小时就是满满的一背篼。土地下放到户,养蚕的积极性高涨,我家养了两张蚕。

  • 健身(闪小说)

    作者 施泽会

    媳妇说,在健身房,不要打扰。

    现在健身房非常火爆。男女老少,胖瘦的人,都在健身。为啥?都是想要一个健健康康的身体。看看,走出门,街上都是面黄肌瘦的人,而且满街都是大肚子。那些男人像怀胎妇女,那些女人比怀胎妇女还怀胎妇女,这个社会怎么了?

    教练说,怎么

  • 大肚子(闪小说)

    作者 施泽会

    她是第几胎了?不知道。不知道呀!

    她每天艰难的行走,有时还骑着电单车,看样子离生产的时间不远了。她喘气,呼吸都很困难。

    她说,作为广东汕头媳妇,受罪受够了。为啥要重男轻女?必须要一个男孩?这是谁定的规矩?你们男人不知道女人的痛苦,把女人作为了生育

  • 长工和三(小小说)

    作者 施泽会

    麻柳村集体晒坝里人山人海。

    一个男人拿着一块木板,站在桌子中央,一拍桌子,话说长工和三,来到员外家里干活,不到两天,和三离奇失踪,大家想必要知道和三到底去了哪里?

    男人是说评书的。穿着一件长衫,理着一个平头,嗓子高亢幽默,舌头快速,听者连连叫好。

  • 小径(闪小说)

    作者 施泽会

    他走上那条小径,是夜里十点钟。

    他在等待一个人,这个人他等了很多年,一直在等,不知道能否等待她的出现。

    夜里,村庄灯光稀少,很寂静。偶尔能听见几声犬吠,偶尔能听见孩子的老爸骂孩子的声音。

    他为啥去等待?为了一个约定,他说,在网上说了的,就是

  • 回笼觉(小小说)

    作者 施泽会

    这几天天空老是下雨。白天,夜晚,一会儿雷电交加,一会儿狂风暴雨。

    他每一天都很晚下班,回到出租屋,洗洗漱漱,一般就是凌晨一点钟。他倒下床,就是呼呼呼大睡。

    他的手机,从来都没有设置闹钟,他知道什么时候起床,什么时候到厂。这就是习惯了很多年的生物钟

  • 施泽会战争系列小小说《最后一次冲锋号(小小说)》

    作者 施泽会

    滴滴答答,滴滴答答。冲锋号一阵紧过一阵。

    进攻受阻的连队,被敌人的火力点压制得不敢抬起头来。

    前面是敌人暗堡里射出的机枪子弹,敌人的阵地居高临下,悬崖峭壁,易守难攻。

    连长命令,王晓平,用火箭筒摧毁敌人的火力点

  •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