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戚家念小学的小女孩喜欢语文,她多次询及我)“什么是散文啊”?我每次的回答东一撇西一撇,但大体有两个意思,一是你把一种感情或情绪说明白,二是你把一件事物说明白。

    **

    我讨厌给散文下任何的定义,(那是考书呆子用的),所以写文章多年从不去查什么叫“散文”的词条,我以为查了也只有一个僵死的条条

  • ……我在早春的原野上送了她三里路。我知道我在送别什么。她也知道我们在送别什么。但我们谁都没有多说一句。这条路没有开始也没有终结。齐塔木以北的峻峭绵绵群山,远望岚烟,春野辽阔欲飞……

    **

    “事情要好,需问三老”(一句被遗忘的古语。从前应用中大体指经验智慧丰富的老者、品德老实不虚的人、人群里老

  • “让我们像大自然一样安静地过一天吧”,从前一位哲人说,每当我走进草地,就会莫名想起这句蕴含深沉意味的话。

    **

    “我走过我人生的一半旅程,却又步入一片幽暗的森林,因为我迷失了正确的路径”(中世纪意大利诗人但丁《神曲》)

    **

    我为什么一次次也将目光转向大自然?(也像那些榜样先哲们的中

  • 这枚历时1300年的唐代古塔苍茫屹立。但修塔人却一个都不在了。修塔人的纪念在哪里?塔。

    -

    书店应是最有文化的地方,如果连书店也没文化了,世上哪里又讲文化呢?(在一家常青藤书屋的桌边,翻书有思)

    -

    (想人们在世上为“获得”所付的代价)可能,在书海里“沙里淘金”,确是世间最便宜也最容

  • 苍茫的天路都飘过了,

    那一支知青歌曲竟还这么年轻!……(仿佛一颗新流下泪珠。仿如初见婴孩)

    (对于大地上“真正艺术生命”的一个思考)

    -

    任世界天崩地裂,海水上升,你要正襟危坐,坚定诗书。(阅读的力量,一)

    -

    夏雨淅沥。早餐时听一人说:“今天恰好适合打一天麻将”。

    我由

  • 要向沙县小吃的精神学习,顽强地,如沙砾、如芜草、如藤曼般生长,不息。(记在远方一家沙县小吃店里)

    -

    ——“你要到哪里去”

    ——“到人少的地方去”

    (想及“人越少,越开心”的话——欧洲曾经历残酷的资本化、及人口高密度及不合理聚集后,欧洲一智者贤人的感慨与总结)

    -

    “既然理想

  • 《友谊》

    -

    这样的友谊已不能得到

    再次得到是它的驱壳

    各种各样的风刮满天空

    但没有一次吹向它们

    -

    人为什么不能永远年轻

    而有些东西过往难寻

    愉悦和轻松

    还有欢乐的心情

    都踩着最初幼稚走去了

    -

    走回的路是猜忌的浮冰{p

  • 《“我们都开始有点凋谢……”》

    我们都开始有点凋谢

    像早春枝头的残雪

    谈往夕时陷入凝思

    谈现在又长久缄默

    闭口不谈万事的变迁

    怕杯中的茶热了又凉

    -

    如今什么都是新的好

    人们开始往外扔旧家具

    伟大和平庸只有一步距离

    总得有人最先跨过去

  • 诗歌,像古典斗士走上斗兽场,

    第一剑就插入问题的核心。

    ※ ※

    真正的诗歌表达倒使我们吃了一惊——这样直截、简洁、生动,毫不扯谎,直指事物本身!

    ……

    ※ ※

    俄罗斯作家库普林、索洛乌欣都认为,在所有工种中,其实农民及从事草原、林业一类的人是最幸福的,因为

  • ……多么安静的一个炎热的下午呵。白云在天,城镇在地,祖国安详,我此刻仿佛因此拥有了丰富而满足——什么也不缺——的一生。(北疆笔记,系列)

    ※ ※

    “像修复草原一样修复人心和生态”——我把这句要紧的话记于我的工作日志。

    ※ ※

    “好孤独啊”,一条鱼惊叫道,这时它已来到了沉沉

  • 上一页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