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冬天了,是否会有人

    告诉你

    ——天冷,该加衣了

    没有人

    自己也忘记

    自己是活着的吧

    也许是的

    深埋在琐碎里

    现在是过去的未来

    过去向往的

    未来的生活

    不是现在的琐碎

    是要悔恨

    还是咬牙继续走下去

    即使独自一人

    没有向导

    没有同行者

  • 时隔多年,宁夏再次联系自己,感觉有点小惊喜。

    毕竟,我现在基本上和往日的朋友同学断了联系。并不是太过遥远的距离,微信和QQ上还能看到他们闪亮的头像,群里也正热闹着,只是自己单纯的不想联系。将自己与过往隔离,回想,也不敢相信,以前的和现在的是同一个自己。

    但是宁夏带来的不只是惊喜,他说沙未结婚

  • 筝之清音,悠悠其扬。山之水兮其声越,旋旋而已,其曷之寓?

    琴音袅袅,环而绕之,不绝于斯。

    “歌儿的琴精进了。”温润的声音浅浅道。

    “谢公子赞赏。”政歌起身

  • 我在人海中追寻着你的身影

    将你远去的岁月

    塑成永恒

    无望的爱着

    不能靠近不能碰触

  • 我不知道生命的意义是什么,我只是在回首这二十年年华的时候,记起那些微小的生命与感动。

    我只知道,在多年后的今天,变得格外清晰的不是书本上的知识,不是电视里的剧情,而是在我生命里出现过的另外一些生命,也许是人,也许只是一些智慧微薄的小动物,甚至是不能歌舞的植物……

  • 八岁的时候,有一次哥哥从舅妈家带回来一只长相脏兮兮的小狗,说是从街上捡回来没人要的流浪狗。

    小狗长得不俊,也没什么独具魅力的地方,却是足以使幼年的我欢喜雀跃。

    然而,正当我和哥哥着手为小狗准备新居的时候,爸爸坚决地要赶走它,无论

  • 大约是七八岁的时候,智慧尚未开化。

    与哥哥一起,在大人的威逼利诱之下,走上了劳动改造的行列,抱着比自己高出很多的锄头,煞有介事地与地里的野草们作战。

    一番精疲力竭之后,良叔唤去哥哥,将一窝未孵化的鸟蛋指给他看,我也颠儿地跟在他,

  • 我在纪念我的美儿,永久离去的美儿,再也回不来了的美儿。

    为着美儿的离去,我痛恨学校的不敢补课,否则,我的美儿也会好好的活着。

    美儿离开人间的时候,身边只有她惊慌的小弟,对着无情的河无措地哭喊,那是凌云木第四年的盛夏,离我们的重逢

  • 我一直努力地做一个阳光的孩子,至少显得温和中庸,至少不去抱怨命运。

    我不相信宿命,却不自觉的痴迷宿命。

    人生有许多明亮的时刻,那一刻,我忘记了自我,忘记了悲悯。

    只有赞叹,只能赞叹。

  • 饺子店里,子羽咬着蒸饺,听子羽妈叨叨絮絮地说着家常。

    子羽爸和子羽妈吵架,子羽妈负气出走,来创新给子羽陪读。几经周折,终于租了处房子,营造一个简单的家。

    子羽常常想像自己在异地,租一个小房子,过简单的日子。现在终于可以体验了,只

  •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